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紙烏鴉》作者:紅眼、出版:點出版


一定要寫不然後悔——紅眼

文章日期:2010年1月31日

【明報專訊】紅眼的新書《紙烏鴉》上個星期才出版。他說書呢,其實在讀大學的時候就寫好,一畢業先不忙找工作,先出了書再說。「那時候,視自己為正職作家,沉溺寫作。」紅眼說﹕「因為心裏有些一定要寫、不然以後會後悔的故事。」但當要寫的東西寫完,那個「正職作家」的身分開始動搖,畢竟靠寫作那微薄的收入不能維生。畢業後半年,書出了,他才找了份工作。「上班後,寫作的心態就完全改變了。」沒有了以前一天寫八個小時「急功近利」地想成為大作家的想法,用每天工餘的兩、三個小時寫作,他更清楚地知道自己只是想寫好自己的作品就行。

問他作為新一代的作家,出書是不是比以前容易了?他靠在牆上想了一會兒說﹕「出版的過程只有ADC(藝發局的「計劃資助」)是不夠的。ADC只負責做『淋水』的部分,令你有幾箱實物的書擺了出來,但是不是就能令更多人看這些書呢? 而那幾箱書在市面上,其實也是invisible的。真正有影響力的書店又會放多少這類型的書呢?最暢銷的一定是工具書。真正讀書的風氣沒有改變過,出版依然還是難。」

然而他還要補上一句,說自己不是「作家」。「不想被定型,一說是作家,就多了很多前設的東西﹕一定窮啦(雖然我係),一定懷才不遇啦。其實『作家』不應該是被group埋的族群。而我自己就是一個一邊寫作,一邊打機,一邊在戲院剪片的人。」紅眼君如是說。

看他這本「invisible」的書,黑白的印刷配上鮮紅的cover,就給人一種很bold的感覺。厚厚的一本書裏,照片、設計圖片、插畫樣樣都有,很有mix-culture的意思。看文字,詞彙豐富輕盈中有深沉的壓抑,脫不了年輕人對社會和生活壓逼的嘶吼。然而進入他的小說世界,卻發現他思想敏細中帶有很多諷刺的比喻。虛套的形容,就先寫住咁多先,閱讀畢竟是很個人的事。

文 朱艷紅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5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