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志淙在辦公室的書架放滿各種物品,有唱片、紀念品、各式各樣的書本等。(陳淑安攝)

千里尋書:流行文化天書 - 黃志淙當年為了購買由倫敦Open University出版的Popular Culture的課程小冊子,引發了一段有趣的「千里尋書」故事。(陳淑安攝)

精神食糧:師父著作 - 港大社會學系教授吳俊雄是志淙寫碩士及博士論文的指導教授,多年來兩人保持亦師亦友的關係。(陳淑安攝)

西德美學:Documenta X - 1987年黃志淙到西德看Documenta X前衛藝術展,並買下了一本catalog。(陳淑安攝)

必讀之書:師父與師爺 - 黃志淙的師父及「師爺」,當年他就讀浸大電影系的教授林年同,原來師承意大利語言學家及作家Umberto Eco。(陳淑安攝)

豁達讀物:Quotables - 當年志淙在電台工作時,曾參與出版音樂雜誌Quotables,曾親身赴美報道胡士托音樂節。(陳淑安攝)

志淙習慣在每本書的第一頁簽下名字、購買地點及日期。(陳淑安攝)


愛書人書架:黃志淙書櫃樂與路 踏上尋書路

文章日期:2013年10月4日

【明報專訊】黃志淙在港大通識教育辦公室裏的書架不太像是書架,更像是放書與唱片的紀念品櫃:這裏有野台開唱的襟章,那裏有去年來港大演出的Maksim唱片,放在一角的,還有兩大本精裝碩士及博士論文。「我的書櫃亂中有序,就像我一樣,頭髮長長,又唔梳頭,哈哈。」黃志淙說。

若書本和唱片排放得太整齊的話,豈不像是商品陣列架,沉悶而毫無個性?對志淙來說,每本書皆是獨立的記憶載體,藏起早已封塵的時光,人與書之間有私人且親密的關係。

逛志淙的書架,就像一起踏上尋寶的歷程,從書頁間尋回那掉落在裂縫的昔日時光。

惜書 第一頁一角簽名

志淙多年來有個習慣:每次買書後會在第一頁的一角簽名,寫下購買的地點及年份。「其實我想這大概是擁有欲使然吧。我做學生時開始兼職做電台DJ賺外快。好不容易存到錢可以買書,所以十分珍惜。簽下名字,就當是提醒自己,幾經辛苦終於可以買下這本書了」。已舊得發黃的Roland Barthes的Image, Music, Text,是志淙在1985年念大一時購入,還是第一本在曙光書店買下的書,在書頁寫上自己當年的花名「蟹仔」。另一本New Sounds: A Listener's Guide to New Music,一揭開封面,赫然見到「西德」這個陌生的地方名,原來是當年志淙於1987年在柏林圍牆仍未倒下之時在德國購入的。還有一本書是志淙與當年的女友一起購得,分手後,志淙憤然用塗改液塗掉兩人的名字。「塗掉名字後,其實在書頁後面仍隱隱約約看到那女孩子的名字,又提醒了你,原來和那個人拍過拖」!重溫這些早已發黃的書本,百味紛陳的畫面又重現,是一次與回憶對話的體驗。

林年同啟蒙 踏上買書之路

志淙自小開始迷上音樂、電影,但原來真正開始閱讀、買書,還是受大學的啟蒙教授林年同先生訓示才開始。浸大傳理系的林年同教授師承意大利學者及作家Umberto Eco,精通中國及歐洲電影美學,被志淙及其他學生稱為「Walking Bibliography」,隨時可為你感興趣的題目列出一張長長的參考書目清單。林教授常對學生說:「唔好掛住玩,錢要留返買書」,又說:「一睇你書架,就知你係咩料」。於是志淙開始踏上買書之路——常常在青文書屋及曙光書店「打躉」,買下大量文化研究的書本。可惜時代的荒誕淘汰了這兩間碩果僅存的書店,老闆也魂斷於垮掉的書架之下。不過在流行網購及電子書的時代,志淙還是堅持要到書店買一本本傳統印刷的書籍:「我想對我們這班經歷過黑膠唱片年代的人來說,我們還是喜歡實物。書和唱片始終是由作者創作的作品,我們應該給予一定的尊重。且現今書店的經營實在太困難,到書店買幾本書雖然幫助不大,當是一種支持也好。」

為Pop Culture 展開千里尋書記

黃志淙於浸大電影系畢業後,想致力研究流行文化,便懷往英國深造的夢到倫敦開展一趟尋書之旅。英國Open University在研究流行文化及音樂方面可謂顯赫有名,所以在沒有互聯網、資訊不發達的1990年,膽粗粗的志淙便慕名飛到倫敦親自拜訪Open University。書架上一系列Popular Culture的課程小冊子,便是當時志淙於Open University的書店購得:「在那年代要找關於大學的資訊十分困難……看過資料後,我終於在倫敦找到去Open U的巴士,搭了45分鐘到 Open U的書店。不過還是買不到全系列的Popular Culture……店員知道我是從香港來,告訴我其實我可在香港軒尼詩道的一書店代訂!」

血拼的是,音樂作品圖錄

志淙足足在歐亞大陸板塊繞了一圈,結果還是回到香港的一家代理商,才真正買下全系列的Popular Culture。雖然迂迴曲折,但也算是一次有笑有淚的千里尋書記,而這一系列的Popular Culture課程小冊子也為志淙開啟了流行文化研究的學術之門。後來志淙因在港電台DJ工作,而放棄往英國深造的夢想,恰好那時現為港大社會學系教授吳俊雄從英國博士畢業回來,志淙便在港大讀碩士、博士,與吳俊雄開始了二十多年來亦師亦友的關係。所以在志淙的書架上,當然有吳俊雄舉足輕重的流行文化研究著作《閱讀香港普及文化》,其他文化研究學者的著作如Raymond Williams、Roland Barthes、Simon Frith等亦放於相當顯眼的位置。

除了大量學術研究的著作外,志淙的書架也放滿許多從外地搜購的音樂刊物或作品圖錄。中國遊客愛到香榭麗舍大道或羅浮宮金字塔底商場血拼,他則愛走遍大街小巷,到大小唱片店書店裏尋寶:「每逢出國公幹或看音樂節,我一定會到當地書店買書,博物館的book store有很多高質素的書,是我必到的地方。」分別在1987年及1999年,志淙到德國看Documenta X新派藝術節,即使展覽的catalog有如黃頁電話簿一樣厚重,他還是堅持把它帶回來。

倫敦的Nottinghill Gate也是志淙的尋寶地。在那裏買的講美國民謠歌手Jack Johnson生平的書,原價14.99英鎊,劈價至4.99鎊,買到比抽中獎更開心。「我每次去倫敦也會到Nottinghill Gate附近逛。那裏好幾間賣黑膠唱片也賣書的,很好逛。可惜早前朋友從倫敦回來,說那裏不少店已倒閉」。還有早前去台東旅遊買下的嚴長壽所寫的《為土地種一個希望》、為羅大佑及陳綺貞等歌手設計唱片封套的設計師蕭青陽的作品圖錄《I I IDOL》等等。年輕人到外地旅遊,總愛在面書上打卡以公告天下;然而在旅程中買下的關於異地文化習性的書本,或許比在名牌貨倉血拼的收穫,豐富一點也耐看一點。

寫過的書本 見證各個階段

另一種讓志淙百感交集的書籍,便是當年自己出版的作品。志淙可謂少年得志,自大學二年級開始幫《號外》及《星島晚報》寫樂評及訪問,1990年基道出版社便幫他出版了第一本書《音樂深情》。「那時我覺得《號外》很有型、很有深度,能幫《號外》寫稿是一件大事。這本書輯錄了我跟崔健、黃耀明、羅大佑等人的訪問。也有寫旅行,例如講柏林圍牆的故事……那時候他們叫我寫稿,我想也不想便答應了,有些事情如果沒有試過你永遠不知道會怎樣」。做電台時,志淙也曾參與出版音樂雜誌Quotables,隻身走到美國現場報道胡士托音樂節,自己拍照、走到後台做樂隊訪問,一手一腳寫成。另一本講粵語流行曲作品《流聲》,則是當年寫下的碩士論文〈Making and Using Pop Music in Hong Kong〉的中文版。縱使在香港寫書的人少,讀書的人更少;即使出版作品,最後也可能被置於倉庫的一角。但是書本作品,記錄了自己的心血及思考,見證人生的各個階段及歷程。

後記——年少輕狂的憶記

志淙在訪問期間好幾次提到:「若果不是你問我問題,我也不大想起這些小故事了。」逛他的書架,有如被獲邀參與他的那些年:他翻開了某本書,夾一張「突破時刻」書籤印年輕的周耀輝、何式凝及他的照片,那時他們因在商業二台開咪而相識,也曾為達明一派的歌曲排練了一支舞蹈,在樂富廣場和聽眾一起跳舞。現今一個是著名填詞人;一個是敢言、講性講多元關係的社工系教授;而他則是音樂人也是港大通識助理總監。志淙說:「如果家睇返陣跳舞條片,一定會笑到碌地。」我們常常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到用時方恨少」,強調書本知識的實用性;但是書本就如我們珍視的物件一樣,載感情回憶,你未必記起讀過的所有文本理論或名人生平,但是你所投放過的心血與感情,總在。

◆黃志淙profile

黃志淙博士,現職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助理總監,投身音樂、傳媒、文藝及教育工作三十年,也是資深 DJ、VJ、樂評人及作家。在學術研究方面,主力研究香港流行音樂及文化。

(此欄逢周五刊出,下期人物:林偉而)

文:吳世寧

圖:陳淑安

編輯﹕蔡曉彤

美術﹕Edwin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3 
 365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