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黃震遐醫生認為閱讀的主要功用在於幫我們放下成見,帶我們進入更廣闊的世界。(黃志東攝)

黃震遐是腦神經科專科醫生、香港腦科基金會主席,但興趣橫跨人文、科學、史學,其書櫃的書籍種類繁多。(黃志東攝)

一帝看明衰敗-歷史學家黃仁宇所著的《萬曆十五年》集中在萬曆帝一人身上,探討明朝衰敗的原因。(黃志東攝)

畫舫看清生活-《說揚州》作者以揚州畫舫為出發點,講清朝時期的生活文化。(黃志東攝)

地標探討京城-科大教授洪長泰所著的《地標:北京的空間政治》以北京的地標建築為切入點,探討北京這個高速演變的城市的文化及政治。(黃志東攝)

難得好傳記-黃震遐認為中國好的人物傳記不多,但他十分欣賞由美國學者白謙慎所寫的《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紀中國書法的嬗變》。(黃志東攝)

著作:拆解中文字-黃震遐與陳耀良共同編寫的「中文字母寫字口訣」,把中文字分拆成21種中文字母,希望能幫助學生更容易學習中文。(黃志東攝)

(黃志東攝)

珍藏:清末世界地圖-黃醫生家中珍藏一本清末時期出版的世界地圖,有趣的是,當中許多國家如圖中所示的奧地利匈牙利帝國已不復存在。(黃志東攝)


愛書人書架:書架打破框架 一個字——雜 黃震遐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

文章日期:2013年10月25日

【明報專訊】腦神經科專科醫生黃震遐寫過一本奇書:《醫說樂韻——從醫學角度看音樂及文化歷史》。別以為又是一些醫生律師閒時技癢寫下的隨筆雜文,黃醫生作了大量嚴謹的資料蒐集,以專業腦科知識勾勒大腦運動與音樂創作之間的關聯,由淺入深又不乏趣味。在香港教育體系中,文理分科,兩者鮮有交流,科學與人文之間壁壘分明,但黃震遐強調毋須把科學從其他文化中分割出來,應學習用更多不同角度去思考,才能在不同新思維相互衝擊下,跳出慣性思考框架。黃震遐家中書櫃正正展現了他的理念:雜、種類繁多、跨越人文及科學,兩排大書櫃,儼如通向浩瀚宇宙的窗口。

黃醫生書櫃的書有多雜?黃太先跟我分享黃醫生求學時期的小趣聞:香港大學宿舍一直有「玩新生」的傳統,而當時黃醫生的玩法相當文縐縐——他邀請新生進入他的房間,猜他念什麼系,猜不到便要跑落西營盤幫他買消夜。黃醫生說起當時仍笑不攏嘴:「幾年間,也賺了頗多碗糖水。」也難怪新生們猜不到——直到現在,黃醫生的書櫃裏,有大量文、史、哲書籍,也有醫學期刊,甚至是盤踞三數格的中文辭典,怎看也不像是一個腦神經專科醫生的書櫃。黃震遐年輕時在澳洲念純科學,最記得的是有探討科學背後的哲學及理念的課程;首次接觸以人文學科角度探究科學原義,一切顯得嶄新有趣,也從此萌生對人文學科的興趣。

微觀選書﹕一沙見世界

現在黃震遐走進一間書局選書,主要會選兩種書:以微觀角度或宏觀角度切入、探討問題的書籍。詩人William Blake寫下「一沙見世界,一花見天堂」的句子,原來,從極微細之處,一樣可窺見宇宙的奧妙。從一人、一物或一事入題,可折射出整整一個時代的影像。黃震遐欣賞歷史學家黃仁宇所寫的《萬曆十五年》:「有別於一般綜合包攬的歷史寫法,黃仁宇集中在萬曆帝一人身上,探討明朝衰敗的原因。」由澳洲學者安東籬所寫的《說揚州》同樣以小見大,從揚州河上流動的畫舫,講述清朝時期的生活文化。香港代表有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洪長泰,他所著的《地標﹕北京的空間政治》以北京的地標建築如人民大會堂為切入點,探討北京這個高速演變的城市的文化及政治。黃醫生認為這些「微觀」的書殊不簡單:「這些書本為我們提供一個新穎的角度,讓我們能以嶄新的視野重新審視一些現象及問題。」

宏觀選書﹕站上巨人肩

用顯微鏡細閱事物紋理後,我們有時也需站上巨人的肩膊,跳出框框,一覽世間萬象及其所呈現的規律。黃醫生推介由地質學家許靖華所寫的《氣候創造歷史》,作者說明人類歷史及演化與氣候的關係,人類的起源、演化、學習說話等,統統與氣候有關。除此之外,科學家也與人文學家結合,攜手探討幽秘而艱澀的主題——自我與靈魂:「美國的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每隔幾年會出版一本書,探討『Self』自我,請不同學者以心理學、科學等不同角度來撰寫文章。他們以新穎的角度探討這老生常談的主題,也能讓我們重新思考到底什麼是『自我』。」

新作聚焦﹕病症與藝術之間

黃震遐熱愛音樂及藝術,所著的《醫說樂韻——從醫學角度看音樂及文化歷史》就如他的選書原則一樣,以新銳的醫學角度剖析大眾所熟悉的音樂家們,講病理與音樂家之間的關係,像是鋼琴家的手患,盲人音樂家與他們的出色音感,甚至英國樂隊Joy Division主音Ian Curtis與他所患的腦癇症間的關係等。而他正在籌備的新書將聚焦在病症與藝術間的關係。黃震遐希望如上一本著作一樣,盡量放眼古今中外,不過在蒐集資料之時,發現中國藝術的相關史料少得可憐:「西方音樂家往往有相當詳盡的資料記載,但是中國音樂家只有很少生平資料,有些傳記只作出一面倒的稱讚,沒什麼意思。」不過黃醫生推介由美國學者白謙慎所寫的《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紀中國書法的嬗變》——一本講明末清初學者傅山的傳記,黃震遐認為它的參考價值極高:「這本書可取的是,作者不止講傅山的生平,也講他當時的處境,從他經歷可看見明清兩朝的歷史。傅山是個跨學科的通才,於經學、理學、佛學、詩等皆有涉獵,而且一直忠於中國文化原則,誓不效忠清朝皇帝,值得敬重。可惜現在可能因為他在歷史上是異見者的關係,在中國一直被冷落甚至貶低,得不到應有的重視。」

吸納新知識 學「失」成見

黃醫生記得,一個科學家曾說過,人類文明中最影響深遠的兩項發明,一個是望遠鏡,另一個則是顯微鏡,黃醫生對此深表認同:「這兩種用品讓我們分別以宏觀及微觀的角度觀察世界。它們大大改變了人類思維,如果沒有它們的話,現代文明根本不會出現。」書本雖不是科學儀器,但也同樣提供不同的焦距角度,讓我們盡量以不同的思考方式去看待問題。黃醫生認為閱讀讓我們可接觸不同看法,不但學「好」,而且學「失」:「學習新東西時,本來有的知識及能力可能會因此失去。例如許多西方語言並沒有音調,本來小朋友天生具辨認音調的能力,但在學習語言的過程中,因為聲調並不重要,大腦便自動剔除辨別聲調的能力。」但是並不是每次「學失」都是白白的流失,黃醫生認為能夠「學失」固有的成見,就是閱讀帶來的一大好處:「如果你不主動去接觸不同背景的人及聲音,老是待在同一社群裏,你自以為自己的一套想法永遠是對的。通過不斷踏入新知識的領域,我們能發現過往的想法的不足之處,失去的是以往成見,但獲得的是新的看法。」

電子書雖然輕巧方便,然而黃醫生認為細小的屏幕空間,不及打開一份報紙隨意瀏覽的自由:「打開一份報紙,即使同一頁也盛載不同界別的資訊,即使你只是瞄瞄標題,但也因為留意到世界上正有不同事情正在發生,也因此打開了一個比較廣闊的世界。」黃醫生笑說最近成功以此論據勸服了一個慣讀電子書的侄女轉看傳統報紙。他說:「書的本意不應是局限,而是擴闊。」

後記:跳出comfort zone

面對龐大未知的知識領域,並不是每人也願跨步進入,許多人甘願待在細小的comfort zone,安分做一隻井底之蛙。但黃震遐不但樂於在文學、史學、科學間摸索,也把研究成果與大家分享:他早前針對中文的學習困難問題,鑽研中文字母學習法,最近其同事陳耀良所教的南亞裔學生應考中文試,9人之中有8人及格,成績斐然。黃震遐既是醫者,也是公共知識分子,需要的是仁心之餘,也需有容乃大、吸納百川學識的胸懷。

黃震遐profile

腦神經科專科醫生,現任香港腦科基金會主席,為香港民主黨創黨成員。曾任世界衛生組織腦神經科顧問、香港腦科學會會長及香港中風學會會長。近年致力研究腦神經系統問題,並支持中文運動,著有《醫說樂韻——從醫學角度看音樂及文化歷史》(天地出版)。

文:吳世寧

圖:黃志東

編輯﹕鍾家寶

feature@mingpao.com

此欄逢周五刊出,下期人物:林奕華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3 
 365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