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時裝設計師鄧達智的家中藏有過萬本書刊,分佈在不同樓層,猶如一座書本堡壘,這層書房主要放雜誌、書本及畫作。(陳淑安攝)

鄧達智的睡房放滿了書本、影碟及時裝雜誌等。(陳淑安攝)

鄧達智愛讀《紅樓夢》,認為當中「賈元春省親」的一節最為動人,寫盡繁華背後的荒涼。(陳淑安攝)

《儒林外史》不以某人物為中心的敘事方式,為鄧達智帶來許多啟發。(陳淑安攝)

因為小思的《香港文學散步》,鄧達智才認識到香港的重要文學史。(陳淑安攝)

同樣喜歡行山的鄧達智很欣賞也斯的散文集《山光水影》。(陳淑安攝)


愛書人書架:書堡散步 咀嚼世界 鄧達智

時裝設計師

文章日期:2014年11月11日

【明報專訊】一個熾熱的周日,走入元朗屏山,與鄧達智家族長達三百年歷史的青磚祖屋擦肩而過,來到其位於村屋的工作室及書房。在聳立的書架與一疊雜誌旁邊,高大的鄧達智看起來好像矮小了一點。「頂樓是畫室,主要放舊報紙和雜誌,有一層則放書本和影碟,另外一層也有很多書,不過現在家人在裏面居住。」他這樣介紹道。於是,我們便在這棟元朗書堡壘走上走落,翻查書中的吉光片羽,以及使鄧達智成為今天的鄧達智的緣故來由。

鄧達智家中的書刊堆疊成山,有一股具壓迫張力的氣場——一邊是佔滿書架及幾呎土地的Vogue、Bazaar、Elle等時裝雜誌,上一層則是中東、非洲、以色列等地的旅遊相冊;另一方的兩個書架則放滿鄧達智愛好的小說散文:白先勇、舒國治、也斯、蔣勳、Alain de Botton等的作品。一個白色書架更已不勝負苛,一層層板被書本壓得彎曲,似乎將會斷裂。提起這批總數逾萬本的書刊,鄧達智大感頭痛:「太多太亂了……幾年前,因為要裝修,我下定決心一次過把七千多本雜誌和書扔掉。」他也會把書搬上廣州書墟售賣,還笑言他的書在書墟大受歡迎。「不過,這裏的書仍然太多……」他無奈的道。

《星星.月亮.太陽》雪中送暖

雖然大多數人認識鄧達智皆來自他的時裝設計,但除了視覺藝術外,文字也是他所熱愛的媒介——寫了專欄二十幾年,也出版過十多本著作,透過閱讀去咀嚼他人文字以至世界,是鄧達智多年來一直持續的習慣。鄧達智開始結下書緣,緣於孑然一身在外地的孤獨——他高中時到加拿大求學,雖然長假期都會到外地旅遊,但有時短假期困在冰天雪地中無事可幹,就會走到堂姊的家中借書看。「記得當時第一套借來的小說是徐速的《星星.月亮.太陽》,一看通宵,喜歡到不得了!之後就開始看巴金的《家春秋》、Gone with the Wind……」長篇小說所構造的虛擬世界豐富多彩,讓鄧達智暫時忘卻北美的冬日嚴寒。加上在加拿大所上的英文文學課,讓他從此對文學以至人生有不一樣的看法。「還記得當時考試考莎士比亞的Macbeth。我問香港朋友借來model answers,背得滾瓜爛熟,誰知老師只給我六十分。」原來這位年輕教師認為最重要的是獨立思考,但考試卷上沒有一句是鄧達智的個人想法。雖然被扣掉了四十分,但他形容這一課是他的人生一課,讓他掙脫香港的填鴨式思維,明白獨立思考的重要。

雖然鄧達智在外國求學多年,但也無損他對中國古典文學的喜愛——《紅樓夢》就是他不時會重看的一本經典。「年輕時沒有耐性,總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說《紅樓夢》有多精彩,後來年紀大一點才明白,就算是一個普通丫鬟小角色也有她的重要性和故事性。」鄧達智最為欣賞《紅樓夢》中的一段「賈元春省親」:「『黛玉歸天』的章節雖然悽慘,但對我來說這一節更好看,元春連見父親也隔帳幕,已不是一個自由的人。在大觀園的繁華背後是無盡的淒涼,而且這一節把所有主要和次要人物都寫進去了,層次豐富。」

《儒林外史》敘述「很蒙太奇」

此外,由吳敬梓所著、描述清朝科舉制度下讀書人生活的《儒林外史》,也是鄧達智喜愛的一本經典:「我覺得他的敘述手法其實很蒙太奇。一個故事圍繞某中心人物發生,然後他漸漸消失,另一人物入鏡,再講述另一個故事。」他希望嘗試以這種方法寫一本自己的小說:「其實人生也是這樣,人物不斷的fade in、fade out;當然有些人總會再碰面,但有些人不過是萍水相逢,過去的就過去了。」

跟小思「散步」 愛也斯「山光」

兩位對香港文學極為重要的作家:小思和也斯對鄧達智影響尤深。鄧達智常常翻看小思的《香港文學散步》。此書主要介紹幾位中國文人學者在港的事,成為香港文學歷史的重要紀錄。「若不是因為小思,我從不知道原來蕭紅抗戰期間在香港躲避,魯迅在香港青年會曾作演講,而在我曾就讀過的何福堂書院附近的一棟老房子,曾是有『民主大學』之稱的達德學院!」。而小思以筆名「明川」所寫、為豐子愷漫畫配上哲思文字的《豐子愷漫畫選繹》也是鄧達智的最愛。

鄧達智熱愛旅遊及行山,恰好與也斯的志趣相同,而他最欣賞的也斯作品是他的散文集《山光水影》:「也斯對行山有自己的一套理念哲學。他以平淡細膩的筆觸描寫周邊事物與景色,但一點也不乏味,不同一些作家故作平淡,但收筆時來得突兀。」鄧達智喜愛行山,會從意大利的佛羅倫斯走到錫耶納,從英國的倫敦走到溫莎:「我走路的時候也有很多感受。也斯的文字某程度上啟發了我怎樣以文字表達自己的感觸。」

雖然文字和時裝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媒介,但對鄧達智來說,不論是圖畫、影像或是文字,都是一種敘事手法,一種表達自己的方式。「每個人的生命都圍繞幾種元素,對我來說文字便是其中一種。」鄧達智說。還是個小孩時,他會拾起地上的瓦片(因為老房子的屋頭為瓦片所做),在禾堂上畫畫。大一點,會看故事的時候,就會跟村裏的公公婆婆說故事,聽得老人家們笑呵呵。「或許因為這樣,我就成為了說故事的能手。」他笑說,並希望繼續以文字、時裝或藝術,說出自己或他人的故事。

【Profile】

鄧達智,香港著名時裝設計師、電台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著有《時裝大氣候》、《朋友衣服》、《元朗四季好日子》等。

文:吳世寧

編輯:洪慧冰

賞「書」榜
《傷逝》  1380   663 
 442   299 
 361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