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人氣八十後插畫師謝曬皮,直率真誠,坦言自己很遲才起步閱讀,現正急起直追中。

謝曬皮筆下的自己不修邊幅又陰陰沉沉,但真人卻是一個爽朗可愛的女孩子。

謝曬皮的畫總帶點黑色幽默——這幅曾在網上廣泛流傳的畫,畫出了八九十後中學女生的共同回憶。

對謝曬皮來說,研讀邏輯能避免自己墮入常人常犯的思考陷阱。她推介Rolf Dobelli的《思考的藝術》和《行為的藝術》。.

風格同樣詭譎陰沉的香港插畫家楊學德是謝曬皮的偶像,她一直追看他的多本漫畫。

謝曬皮稱閱讀道家經典《道德經》,對她來說是一次爆炸性的體驗。

廿一世紀的網絡插畫家謝曬皮原來愛讀清末出生的漫畫家豐子愷。


愛書人書架:亂世愛上書 有心不怕遲 謝曬皮

插畫師

文章日期:2014年12月23日

【明報專訊】Facebook上有超過十萬個likes的網絡紅人謝曬皮,以帶黑色幽默、又能勾起八九十後流行文化共鳴的「核突」風格插畫走紅。大受年輕人關注的謝曬皮,最近更從發掘生活有趣小事,踏入地雷遍佈的社會政治議題。她的畫少了點玩世不恭的嬉笑怒罵,多了年輕人在僵化政制及社會下的無力以至憤怒。謝曬皮稱,「我到讀大學時仍是『腦筍』也未生,對政治冷感……但我現在意識到要閱讀,要多看書,要更認識世界。」她現在奮力補救、深埋書堆,為的就是做一個會對自己言論負責的人。

插畫師謝曬皮能俘虜一眾網民的心,不無原因。她的畫風詭譎,人物都長得騎呢醜怪,但卻以抵死的黑色幽默讓人欲罷不能,不住的看下去。謝曬皮曾畫出中學時期的白癡糗事,以及日常生活中所遇到千奇百怪的人,都被瘋狂的分享按讚。但她現在更多的是諷刺政治時弊,與大家一起投入風起雲湧的大時代。回想起自己年少時,爽朗率直的謝曬皮笑說自己智能開發得遲,從來不愛讀書。「我出身基層,小時家人不會特別鼓勵我去看書。大學時又鍾意去玩,不喜歡政治,也沒有看什麼書。」她說。但近來一波波的社會運動突顯了香港政治與民生的嚴重脫節,才為一直貪玩的謝曬皮帶來政治覺醒。「我在網上有一定數量的支持者,我明白到我在網上的言論會對大家造成一定影響,所以我得對我說的話負責,需先好好的了解事情,才作出言論。」謝曬皮雖一臉稚氣,說話又率直豪邁,但卻深明在網絡時代的公共責任。

邏輯助拆思考陷阱

於是,今年26歲的她開始急起直追,啃讀書本,重新開發智能,她會讀中國作家韓寒的諷刺政治小說,又會讀陶傑的散文,喜歡他的寸嘴但又博學。「我出的第二本書叫作《毒自去偷歡之泰晤士河畔》的書名也是受陶傑的《泰晤士河畔》所影響!」她說。

除小說散文外,謝曬皮首先專攻的,竟是邏輯學。「因為我沒有邏輯嘛,哈哈。」她笑說﹕「大學時讀視覺藝術,當時我以為藝術就是不用講邏輯的。」但現在的她對藝術有另一番理解——藝術家不等同罔顧邏輯,他們必先對世界有透徹的了解,把它們融會消化,才能先破後立,建立自己的一套新秩序。為了惡補邏輯思考,謝曬皮選讀Rolf Dobelli的《思考的藝術》和《行為的藝術》。「這兩本書指出一般人思考會遇到的邏輯謬誤。當你想迎合這個社會步伐的時候,你很自然會變成『村民』,不願意吸收這個世界的資訊,只願用故步自封的規條去思考。」謝曬皮說。此書以工作、投資、愛情等生活化的例子解釋人們常見的思考問題。比如說,書中指出若人們很喜歡某事物,便自然蒙蔽其缺點不足,為它不斷的增值;或在昂貴的貨品環繞下、一件稍為便宜的物品在對比下會顯得特別廉宜。拆解各種容易墮入的思考陷阱,在現今眾聲喧嘩的嘈吵年代,更顯得重要。

有趣的是,謝曬皮一邊讀西方一套有系統的理性哲學,另一方面讀的,竟是道家經典——老子的《道德經》。「讀老子是一次很爆炸的經驗,他的哲學是很顛覆性的,以跟常理完全相反的角度出發。」比如說,老子講「大成若缺」,讓謝曬皮驚覺最圓滿的看起來都不圓滿;而驟眼讀使人頭昏腦脹的「知不知,上;不知知,病」講的道理吊詭卻確實: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才是大智慧。「老子哲學跟西方的很不同,講的是『意會』。很深啊,我也只能意會而已。」謝曬皮笑說。

楊學德、黃照達、豐子愷

身為插畫師,謝曬皮也愛看畫,也深受兩位香港著名漫畫家影響——楊學德及黃照達。楊學德藍藍綠綠的色調陰沉,畫風同樣麻甩、不拘小節,與謝曬皮的插畫有相近之處。「我很喜歡楊學德的漫畫。他的畫畫面豐富,也很溫柔細膩,表現了對逝去時代的一種情懷。」謝曬皮深深記得,楊學德曾畫下自己放學後跟同學偷偷在家中看色情片的事情。「他很誠實啊!」謝曬皮笑說。

至於黃照達、謝曬皮的大學老師,則是一個風格截然不同的插畫師。「他的畫很冷靜,思路清晰。」謝曬皮也欣賞他負上漫畫家的責任、批判政治時事,也義務為和平佔中設計logo。

另一位謝曬皮所鍾愛的畫家——出乎意料地,是中國漫畫先驅豐子愷:「豐子愷的畫以簡單黑色墨水所畫,但卻很具時代感。我喜歡他的畫很生活化,很留意生活細節。」謝曬皮讀由豐子愷的女兒豐陳寶及豐一吟闡釋其畫作的《爸爸的畫》,兩人憑畫回憶幼時與爸爸相處的童年往事,格外溫馨感人。謝曬皮也遁豐子愷,找來豐子愷所欣賞的日本畫家竹久夢二的畫細讀。「不過,經常有人會問我會否受某位畫家的影響?我會答沒有。因為人生這麼長、所接觸的這麼多,很難有哪位會對你造成特別大的影響。」謝曬皮說。

黑澤明「蛤蟆」觀照自我

最近,謝曬皮在讀日本導演黑澤明的自傳《蛤蟆的油》。日本傳說有一種長得很醜的蛤蟆,人們抓到牠以後,會把牠放在鏡子面前。牠看到自己醜陋的模樣、會嚇得出一身油,人們就利用這種油作為珍貴藥材。黑澤明便以此自喻、回顧自己曾經迷惘及張狂的年代。「藝術成就高的人都必對生活有很入微的觀察。」謝曬皮道。他寫關東地震、哥哥帶他到現場直視死亡,被教師惡言中傷以至瞧不起的經歷,以至帶領他進入電影世界、教他要勇於承認錯誤的山本導演等。黑澤明也就如一隻蛤蟆,直面鏡裏映照的面相,審視自己過往的步伐。

謝曬皮認為她太遲才愛上讀書,所以現正急起直追:「但偏偏我就在最忙、處理最多graphics的時候,就最想看書。因為書不是電腦,而是有質感的事物。」她說。老套說句,有心不怕遲。在網絡上紅得發紫的謝曬皮,對自己可有這樣的覺察及要求,又怎算遲呢?

■Profile

謝曬皮,在網上成名的人氣插畫師,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系。著有《一舊舊舊》、《毒自去偷歡之泰晤士河畔》及《我活著就是罪》。

圖:黃志東、由受訪者提供

文:吳世寧

編輯:劉靜怡

賞「書」榜
《傷逝》  1380   663 
 442   292 
 358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