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林一峰不但喜歡閱讀,更視文字為神聖無比之物;他認為文字是傳遞思想的工具,所以先於音樂。(黃志東攝)

啟蒙作家﹕張系國。科幻小說作家張系國可說是林一峰的啟蒙作家。他在書中所建構的奇想世界,其實是一個表現對人類社會批判的平台。(圖﹕wikimedia commons)

感性文字/理性道理 - 林一峰喜歡由Alain de Botton所寫的The Art of Travel。他認為作者能以感性文字表現理性的道理。(圖﹕wikimedia commons)

關鍵瞬間 - 林一峰認為Malcolm Gladwell是個很會說故事的社會學作者。他的Blink分析人們瞬間所作的決定後面的千絲萬縷。(圖﹕wikimedia commons)

弱者打倒強敵 - Malcolm Gladwell的David and Goliath: Underdogs, Misfits, and the Art of Battling Giants 則剖析弱者如何可打倒巨大的敵人。(圖﹕wikimedia commons)


愛書人書架:思我所閱 唱我所想 音樂人林一峰

文章日期:2015年1月6日

【明報專訊】為流行樂壇帶來徐徐清風的林一峰,廣受八九十後文青所喜愛——不論大家想起的是旋律動人的《遇見》,講童年往事的《雪糕車》或已成經典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他的歌曲都是一樣的溫柔細膩,不帶稜角,不加油添醋,似能療癒傷痛。林一峰說,文字對他來說是神聖的,是傳遞思想的工具——所以他閱讀,然後透過他的歌去說故事,把思想傳承下去。或許了解過所滋養林一峰的小說、哲思、社會學後,就更能了解他歌曲所表現的一套世界觀。

「文字是神聖的。我覺得先有思想,然後是文字,最後才是音樂。」想不到,一個音樂人竟會把文字排先於音樂。因為林一峰認為中國自古的藝術傳統都注重文字;元宋期間的曲詞,即使曲調已無可尋,但詞人所寫下的詞卻傳誦千古。而林一峰小時的夢想並不是做音樂人,而是做作家:「因為,我小時候遇到兩位很好的中文老師:陳淑惠老師及黃匯飛老師,她們分別告訴我中國文字的源流,以及如何以一種談情的方式寫論文。」兩位老師燃起林一峰對文字的熱情:「雖然我現在不是一個作家,但我覺得我所創作的跟作家沒有分別。我也是透過音樂和文字去傳遞思想,以理性的方法書寫情感,以談情的方式寫論文。」他說。林一峰稱,許多人聽他的歌都以為他是一個很感性的人,但他強調,他的歌曲都先有一個理性框架,然後再以情感表現;可見兩位老師對他造成的影響有多大。

讀科幻小說看現實

記憶中最早對他產生巨大影響的作者,是科幻小說作家張系國。「我喜歡他比喜歡衛斯理多好多!」林一峰笑說。《城》三部曲——《五玉碟》、《龍城飛將》及《一羽毛》是他到現在仍印象深刻的小說:「這是架空歷史的小說。他以超現實的外太空背景去講人類社會。文明是怎樣興起?又怎樣因人類所作的而滅絕呢?」林一峰認為,科幻小說其實是一種掩眼法。作者構想天馬行空的異想世界,創造怪物、異形、外星人;但其實小說的核心仍回歸到現世中的人類情感。認識到科幻小說的橋段及指涉後,有一天,他就不再讀科幻小說了——就如成長必須經過的階段。

從Susan Sontag至Alain de Botton

從萬里以外的幽深太空,墮到凡塵世俗,林一峰繼而接觸的是社會學。他對社會事態,以至自然環境的關心,從他的歌曲也可見——《簡單不簡單》為被遷拆的菜園村發聲;或是遊過非洲乾旱大地後所寫的《乾燥》等。他讀社會學——從為「camp」下定義的女哲學家Susan Sontag,到英倫才子Alain de Botton,以至結合社會學及心理學的暢銷作家Malcolm Gladwell等等。林一峰認為他們都具有他所欣賞的寫作風格:以感性的文字表現理性的道理。林一峰說:「Alain de Botton擅長解構重寫,拆解日常熟悉的生活事物:旅行、建築、愛,再以一個新的角度重新分析。」本身熱愛旅行的林一峰十分喜愛The Art of Travel:「他說,旅行為什麼是有趣的呢?因為我們會遇到人,認識到新的人。他以數學方程式計算在旅途中遇到某人的機率是多麼的低,從而解釋這是一種多麼難得的緣分。多浪漫!」另一位林一峰很欣賞的作者Malcolm Gladwell則以淺白的文字把自己獨特的見解寫得精彩絕倫:「他是一個很好的story teller。想不到社會學可以用說故事的方式說出來。」Blink一書研究潛意識及過往的經歷如何影響人作一個迅速的決定;而新書David and Goliath: Underdogs, Misfits, and the Art of Battling Giants 則剖析弱者如何可打倒巨大的敵人。「其實,Malcolm Gladwell所講的大家可能都已知道,但他以有趣的方式講故仔,所以大家看到時頭腦又會『叮』一聲的作響。」林一峰說。

看書如聽歌 留想像空間

除了所看,林一峰也有所不看。「我受不了煽情的小說。」他再三強調自己其實是個頗理性的人——還有不看自傳,即使是所愛的音樂人也不看。「自傳其實是一本科幻小說來的。當你去書寫自己的時候,當然會選擇性的寫自己好的一面啦。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要過,那為什麼要看其他人的人生呢?」他說。林一峰說他深受莊子的著作影響——希望做到隨遇而安,也就是自由。或許這也解釋了他多年來的獨立取向,搞獨立製作公司,堅持自己平實又不嘩眾取寵的音樂風格,活得無待無求、逍遙自由。「閱讀是一種修養。你去閱讀,就要自己去消化、想像。所以想像空間是很重要的——就像我的歌一樣,不說太多,留給大家去詮釋。」所以關於書本,林一峰也無謂多講了——他寧願大家就像聽他的歌曲一樣,自己去體會細味。

◆Profile

林一峰,創作歌手,也有主持電台節目,參與音樂劇演出及撰寫專欄。音樂風格以清新民謠為主。著有《慢煮‧快活》、《音樂‧旅‧情》等。

文:吳世寧

圖:黃志東、wikimedia commons

編輯/劉靜怡



賞「書」榜
《傷逝》  1380   663 
 442   292 
 361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