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一田百貨CEO莊偉忠相信,讀書可提高個人修養,經常書不離手,邊走邊讀。他面前的是他所喜愛的作家章詒和所寫的《最後的貴族》。(劉焌陶攝)

此泳裝人形公仔是莊偉忠的同事以莊的相片用電腦效果合成的,當年的泳衣展他剛好不在港,同事便想出此策以作迎賓。(劉焌陶攝)

李敖是莊偉忠大學時期的偶像。他認為李敖有破舊立新的思維和博學的歷史根柢。(劉焌陶攝)

莊偉忠是李天命的死忠書迷,他認為這本詩集《寒武紀》表現了李天命淵博的知識和深厚的人生閱歷。(劉焌陶攝)

莊偉忠經常飲恨自己跟蘇軾不是出生在同一個時代。他更背下多首蘇軾的詞。(劉焌陶攝)

因為這本《合作的競化》,讓莊偉忠更能肯定唯有合作,而不是排斥或背叛,才會得到最好成果。(劉焌陶攝)


愛書人書架 莊偉忠﹕打工不過是我的副業,我的正職是做人

一田百貨CEO

文章日期:2015年2月3日

【明報專訊】甫踏進安信信貸創辦人、一田百貨CEO莊偉忠的辦公室,便被一個肌肉猛男泳裝人形紙牌吸引目光,定睛一看,原來是以電腦特效把莊偉忠的頭「key」上猛男的身體。「這是同事為我們的泳衣展而做的,不錯吧?」莊笑說。單憑這一點,便知道這個CEO不太典型——他興致勃勃的談小時候讀書差、留級,上大學又頻頻走堂的往事;那邊廂又說他這個CEO其實很得閒,一天上六小時班,因為有一班可信任的同事交託。還有,他是一個愛閱讀的人,追隨李敖和李天命,又會忽而古雅的誦讀蘇軾的詩詞,還會搞笑﹕「今時今日,身為一個生意佬,在你們面前背詩詞,你唔覺得好有型咩?」說罷自己吃吃的笑,如一個機靈頑童。

莊偉忠當然是一個聰明的生意人——36歲便伙拍朋友創立安信信貸,於2008年到西田當CEO,把西田易名為一田後,公司生意額一直直線上升;又憑其放任自由、不恥下問的管理風格,廣受下屬及行內認同。「打工不過是我的副業,我的正職是做人。」他稱自己只會賣時間和才幹給工作,才不會傻得為工作緊張至失眠呢。

莊偉忠出身小販家庭,父母教育程度不高,但以行為身教,把子女養育成謙卑的人。「我們的家不過190呎,住7個人,但對我們來說已是好大的天地。」這個讓孩子遨遊的天地,也包括在家附近的圖書館,讓年少的莊偉忠在內打開一重重的世界,逃離學校的侷促抑壓,也讓他至今保持閱讀愛好﹕「我一年所讀的書多達五六十本。」

大學時期 瘋狂啃李敖

李敖可說是莊偉忠大學時所沉迷的作家——而伴隨他走過大學時荒唐歲月的,還有《中大學生報》和羅大佑。他和朋友投身學生報,關心社會政治時事;又熱愛當時以《鹿港小鎮》及《亞細亞的孤兒》聞名的創作歌手羅大佑,知道他來港後,一眾中大青年便自製記者證採訪及出席音樂會。他還瘋狂的啃讀曾在蔣介石時代被關入綠島的台灣政論作家李敖,把他六十歲以前所寫的所有文字都讀完。「我敢說,所有四十歲以上熱中政治的人,無人不曾受李敖的影響。他破舊立新,而且有淵博的歷史根柢。」莊偉忠還笑說,他上大學時常常逃課,有次正在大學圖書館讀李敖之時,突然想起自己很久沒去上課,當他走入課室,才發現原來是考試日!連筆也沒有帶的他匆匆向同學借筆埋位考試。「雖然我常常走堂,但我沒有虛度這段光陰。做學生報和參加社會運動讓我學會隨機應變及與人合作。」莊偉忠說。所以他常說,他對人一視同仁——無論是商界大亨,還是卑微的人,他都以同等的態度對待。他愛引用蘇東坡的「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兒」,以及李天命的「在上帝面前不自卑,在螻蟻面前不自大」來表示他所持的一套平等價值觀。

李天命哲思 迷途指南針

李敖曾自詡自己為「中國白話文第一人」;卻被香港哲學家李天命在書中引用作例來解說分析人的驕傲。莊偉忠是李天命的死忠書迷,常指假如可認識這位他眼中的哲人,願意為他斟茶挽鞋。「李天命的書是我迷途上的指南針,也是我的避風港。」莊偉忠語帶恭敬的說。他翻開李天命的著作,展示他在扉頁間珍而重之記下的購買年份、重讀日期。李天命的哲思分析當然敏銳,但莊偉忠也十分欣賞他的文字詩意,比如說《李天命詩集——寒武紀》的一首詩就教他回味至今﹕「我在沙上寫了一首詩/又在沙上抹去那首詩/只讓海知道/我在空中寫了一首詩/又在空中抹去那首詩/只讓雲知道/我在心裏寫了一首詩 /又在心裏抹去那首詩/只讓你知道」。莊偉忠形容《寒武紀》是必讀之作﹕「如果沒有淵博的知識和深厚的人生閱歷,是很難以詩句寫出這本《寒武紀》來。」李天命的寫作包涵三大範疇﹕思考、生命及死亡。但有關死亡的著作尚未出版,讓莊偉忠時常憂心忡忡﹕「許多人來到我這樣的年紀都會開始思考死亡。我們都很想知道怎才可像李天命般樂觀的面對死亡?怎樣面對死亡而不失平靜?我常說,假如李天命先生在有生之年,未能出版那四本計劃寫的書,就將會是人類文明的重大損失。」

願為蘇東坡磨墨

而另一位讓莊偉忠樂意為他磨墨的大文豪,就是詞人蘇東坡了。莊偉忠的手機內記下了他的多首詩詞,並且把多首牢牢記於腦海。他愛《江城子》裏「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捲平岡」的豪邁狂恣,又愛《前赤壁賦》的「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的超脫出世。蘇東坡悼念亡妻,一醒來發現自己滿臉淚痕,揮筆寫下﹕「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仕途不順,被貶黃州,他卻「竹杖芒鞋輕勝馬」,驀然回首路途「也無風雨也無晴」。莊偉忠常慨嘆自己生不逢時,未能與這樣的偉大詞人出生於同一時代,他問記者﹕「讀詩詞為的不是丟書包。當有天有詩興,感詩人所感,想起前人所寫的詩、吟誦幾句……你不覺得這樣的人生比較豐富快樂嗎?」

拒絕推介營商書

問莊偉忠會否閱讀一些有關營商管理的書,他即時耍手擰頭。「讀書對我來說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提高修養。難道讀Good to Great和How the Mighty Fall(編按﹕兩者皆為暢銷營商管理書)會提高你的修養嗎?其實它的內容不過跟中學的經濟與公共事務科差不多。」但有兩本與生意經無關的書卻讓他印證了一些管理學的道理。一本是以基因演化來解讀人類行為的《自私的基因》,讓他體會一個道理﹕要對人好。「我讀書一事無成,又留級成績又差,但為什麼我工作上一帆風順?這本書以基因解釋原來你對人好,你的生存能力也會比人高。所以利人才能利己。」莊偉忠道。另一本《合作的競化》則闡釋合作的重要。此書提出「重複囚徒困境」﹕解釋兩個囚徒互相合作會比背叛得到更大的益處。「我想這解釋了我三十多年來的事業為什麼相當順利。我會信任同事,因為我的技能遠遠比不上我的同事,所以我給他們很大的權力,而我們的關係也很深厚。」

閱讀無疑是一件快樂的事情。而莊偉忠精準地形容這種快樂到底是什麼﹕「當你心裏有一些看法,但你沒有能力以文句表達出來——而你可以讀到作家能把它轉成文字,而且比你想得更好,你便會覺得知己難求!」

書本把一個個孤獨隔離的小宇宙連結起來,讓我們得到慰藉,是為快樂。

邊走邊看 年讀60本書

雖然莊偉忠自稱得閒,但一年可讀完五六十本書絕非易事。原來他自小練成邊走邊看書的絕技,搭巴士會看,等會看,甚至香港站那條長長的自動行人通道,也是他偷來的閱讀時光。「有次我去商務應酬,帶了本關於人生演化的書去讀。有人見到我的書本封面,便跟我談起進化論來。談完了,應酬也就終於結束了。真好!」莊偉忠笑說。

書本冷知識﹕精裝平裝推出次序藏玄機

大家購買書本時,會傾向選擇精美的精裝本還是較輕的平裝本?最近《經濟學人》有文章解釋兩者的歷史及功用﹕原來在西方,書本一直以精裝硬皮出版,直至十九世紀中,較輕的平裝本才開始在歐美流行——特別是二戰時紙張短缺,出版社於是選擇以較輕省的方式包裝書本。但出版界一般會先以精裝本出版重量級的著作,以及寄給書評家閱讀,待銷量放緩後才推出較廉宜的平裝本。

Profile﹕莊偉忠

莊偉忠,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為安信信貸創辦人。現為一田百貨行政總裁,亦在報章撰寫讀書專欄。

文﹕吳世寧

圖﹕劉焌陶

場地提供﹕大眾書局

編輯/梁小玲

feature@mingpao.com

賞「書」榜
《傷逝》  1380   663 
 442   292 
 359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