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女同學社本周五起首次舉辦「同讀文化節」,以書本入手,打破大眾對性別的認識界限。圖為台灣同志作家邱妙津的《鱷魚手記》選段。(圖:女同學社義工張穎淇設計)

女同學社執行幹事郭亞芹(Mo)。(陳淑安攝)

女同學社義工洪卓怡(Cherry)。(陳淑安攝)

女同學社義工、中文教育系學生鄧凱欣(Candice)。(陳淑安攝)

台灣出版的LEZS雜誌為同志雜誌,印刷精美、內容豐富,將在書節的reading corner供大家試閱。(陳淑安攝)

作為流行讀物的漫畫,未嘗不是一種認識性別議題的方式。Mo推介這本以跨性別人士為主角的漫畫《J的故事》。(陳淑安攝)

Candice認為這本《身體政治與媒體批判》即使早在2004年出版,其論點與視角於當代仍然適用。(陳淑安攝)

Cherry認為《我們的同志孩子》以較感性的視角,講述同志孩子的家長的故事,很適合不大了解同志議題的讀者閱讀。(網上圖片)

由黃結梅所編的《打開男性——陽剛氣概的變奏》,聚焦在一班受男性形象所綑綁的男性,如同性戀運動員及從事以女性主導的行業的男性。(網上圖片)


首屆同讀文化節 閱讀性小眾情感世界

引發性別議題

文章日期:2015年2月10日

【明報專訊】近期有報道指,伊斯蘭國(ISIS)把同性戀男子從高樓推下去,殘酷得令人齒冷。愛,本應如海洋般深廣、有容乃大,鹹魚青菜任君喜好,然而世俗桎梏卻造成層層壓迫。

愛可以是排斥他者的暴力,但愛也應是恆久忍耐——致力於社會同志及性別議題的組織「女同學社」,本周五起首辦「香港同讀文化節」,決心從閱讀及書本入手,帶公眾走入同志、變裝者、跨性別人士的世界,閱讀小眾的情感及艱苦。「這些人不是不正常、不是變態,只是口味比較小眾。歧視其實源於無知,但你認識了解過後,歧視便不會存在。」女同學社執行幹事郭亞芹樂觀的說。

同讀文化節,是香港少見以性別及同志議題為主題的大型書展。回想起年前女同學社舉辦了一次「TVB最恐同及最同志友善的劇集」選舉,羅列眾多在劇集中出現的同志角色,發現當中多為心理變態殺手,或最終被「拗直」的諧角,這樣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會如何影響大眾對同志的理解?但當記者問女同學社的籌委們又如何看待書本中所表現的同志刻板形象時,郭亞芹(Mo)卻認為,書本兩性刻板形象更為明顯,特別是瘋魔青少年的流行小說﹕「我讀中學時,爸爸會介紹我看瓊瑤和岑凱倫的愛情小說,情節都以既定的異性戀模式而發展。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原來同性間也可存在愛情、原來我也可以是同志。」

夢幻童話以外 也有同性愛情

大部分人從小便接觸王子公主夢幻童話,都循一男一女的異性戀模式迴旋踏步,也就難以理解、甚至跳出另一種不一樣的舞蹈。Mo更指出同志小說敘事的重要——「作為社會上的小眾,同志若從書中讀到他人的故事,便會得到同感,對主角經歷特別身有同感,因此更肯定自己的身分認同。」Mo這樣說。

因此,第一屆同讀文化節邀請了不少書商及組織在場內擺設攤位,如英文學術書商Aromix Books、獨立書店實現會社、售賣同志漫畫及雜誌為主的小鐵書店等等,涵蓋從學術理論到庶民漫畫的書籍;亦有舉辦數場以情慾、變裝、社運、性別等為題的座談會。

籌委洪卓怡(Cherry)說﹕「社會上大多的紛爭都是激烈的辯論,大家都列舉許多數字和理據來支持其論點。但我覺得有時我們可用軟性的方法,和持不同立場的人打開話題,書本就是這樣的一種方式。」談起對同志不甚了解的公眾,可從哪本書開始認識此議題,Cherry推介蘇美智的《我們的同志孩子》,作者寫下多個有同志孩子的家長的故事,有的雖痛苦掙扎但仍願意接納,有個爸爸自稱得了「終身痛苦獎」,始終未能釋懷。「我想如果我是家長,知道孩子是同志的話,也會不知所措。這班家長敢踏前一步,一起討論一件他們覺得羞恥的事,真的很難得。」

不大愛讀文字的Mo,認為一般只被視為娛樂的漫畫,未嘗不是一個接觸同志世界的好方式。她最近在讀《J的故事》,講述一個有血有淚跨性別人士的故事——他始終未能認同自己邊緣人的「怪胎」身分,於是耽於沉溺頹靡。有趣的是,Mo在網上看見一段書評,作者因為信仰關係而認為同性戀是罪惡,但看過該漫畫後,又覺得若果如主角般認同自己是女生、愛上男生的話,不禁反問自己這也算是罪惡嗎?

盼藉書展作同志討論平台

「若果不是因為一本受歡迎的漫畫,部分人可能從來也不曾接觸同志的世界……我常說,意見分歧不重要,最重要是大家可以傾、可以討論。書可以是一個共同的接觸點,讓大家在這個平台上討論。」Mo說。為了擴大公眾的接受程度、迎合最近流行的HeHe現象(一般而言指女性對男同志的浪漫幻想),是次書展也引入了不少BL(Boys' Love)漫畫。

除同志平等議題外,性別議題,甚至愛情的多種可能性,也是書展希望引起討論的主題。就讀中國語文教育學系的鄧凱欣(Candice)認為由黃結梅所編的《打開男性——陽剛氣概的變奏》是一本審視現今香港性別問題的好書。「許多人以為女性主義就一定只講女人,其實女性主義所關注的,是受主流性別印象所壓迫的人。」Candice說,此書聚焦在一班被其男性形象所綑綁的男性,如在講求陽剛味的球隊內,同性戀球員是怎樣被看待呢?在女性為主體的工作環境裏工作的男性(如幼稚園教師),又遭遇什麼困難?打扮入時的男同志看不起粗俗的MK仔,又算否另一種歧視壓迫?

Candice又稱,台灣的性別及酷兒理論研究,在華文世界裏走得較前,當中一本在2004年由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出版的《身體政治與媒體批判》,即使在十多年後的今日重看,仍覺得其批判一針見血﹕「以前我們批判女性減肥、穿高跟鞋,會說她們的做法是臣服父權。但書中提到女性有其自主,是由衷希望透過改變自己身體來迎合社會對女性的標準,當中權力的運動模式並不是這樣單一。」

性別研究——挑起條筋?

Candice說﹕「每當我們就性別議題作出批判時,總有人會說你『諗多』。但我覺得性別研究本來就是『挑起你條筋』,讓你重新反思種種似是而非的既定概念。」小說作家韓麗珠的《縫身》,講一個規定男女必須縫在一起生活的城市,也讓Candice反思我們所理解的愛情的既定意涵﹕「即使我們可選擇跟另一人縫在一起,但書中主角還是選擇了切割。其實不管有什麼性取向,是不是一定要跟一個人永遠在一起?這是不是唯一認可的關係?現在世界各地也提倡的多元成家有可能嗎?幾個老人聚居不可以嗎?或者以前常開玩笑的『姑婆屋』呢?」

但是為什麼非同志的人,得脫離什麼也不用想的安穩生活,去閱讀性別、選擇被「挑起條筋」?性別不是擾人煩事嗎?Mo說﹕「如果我們一生只活在comfort zone,不跳到外面去,那社會不會有任何進步。閱讀同志和性別議題,挑起自己條筋,我們才會反思當下的社會,懂得追 求我們想追求的。」

註﹕文中提及的大部分書本在是次同讀文化節書展有售

■香港同讀文化節

日期﹕2月13日至15日(周五至日)

地點﹕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簡介﹕除有售相關議題的新舊書籍外,亦舉辦讀書會、放映會、文字工作坊、座談會及講座。現場亦提供攝影、占卜、性事諮詢等服務

網站﹕http://www.leslovestudy.com/book

【愛HeHe卻不支持同志】

兩個長得俊朗可愛的男生,忽然成為網絡焦點,網民自行把他倆配成一對,還想像設計對白及動作,自組「HeHe團」為兩人的「甜蜜戀情」拍手稱好。這種HeHe文化體現了腐女(欣賞男男戀情的女性)的浪漫美化想像,但有助大眾對理解和認識同志嗎?

一眾女同學社籌委,皆認同HeHe現象讓許多人開始關心及留意同志議題。但腐女們所沉迷的BL漫畫,以至那對虛擬的夢幻組合,某程度上都是一種理想化的浪漫想像。鄧凱欣說﹕「同志會老、會變醜,如果是這種不美的同志,大家也有興趣去了解和支持嗎?」她記得當網上HeHe團的版主呼籲參加同志遊行時,有網民竟稱只支持虛擬故事中的主角,而非支持同志,引起連串討論。「雖然這個網民的想法頗為弔詭,但造就了一個不僅限於支持/反對的討論空間,比平時的討論更有趣。」

文:吳世寧

編輯﹕譚詠欣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