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今屆台北國際書展主題國新西蘭帶起嘉年華氣氛,邀請當地民族舞者與歌者在書展會場內載歌載舞,每天定時表演四五次,引來觀眾圍觀。

出版青少年讀物的蓋亞文化攤位外,經常出現排隊等候買書、請作家簽名的人潮。

台灣青少年為Peter Su迷,出版社為他製作兩人高的大型展板,展出他的新作。

台港作家近年在書展交流頻繁,在展館內的活動甚多,左為鄧小樺,右為鴻鴻。

讀字小酒館由兩岸三地逾30家獨立出版社聯合經營,今屆以巨型行李箱打開的小酒館為概念。


誰在嘉年華賣文學書?

台北國際書展變奏,或變調

文章日期:2015年3月3日

【明報專訊】編按:台灣閱讀風氣常常吹來香港,在太古城開香港第二分店的誠品是一例,專程為台北國際書展飛去買書的讀者又是一例。幾年前,香港作家許迪鏘在本報撰文,談到香港書展與台灣書商的前世今生,眨眼間台港書展已有逾20年歷史。今屆台北國際書展於2月16日圓滿落幕,讀者與書商反應如何,赴台的香港作家作品銷情如何,本文作者連日追訪,夾敘夾議,細看書展一二。

洪範書店不見了,行人文化實驗室不見了,前者曾為余光中與楊牧等台灣作家出書,後者為台港兩地作家策劃拍攝《他們在島嶼寫作》(目宿媒體)紀錄片,一直建構文學台灣的數座文化重鎮,竟缺席第23屆台北國際書展這場文化盛事?就連書展常客、著名作家哈金都放鴿子,以往佔據三四十個攤位的電子書商都消失掉,只剩下聯合文學的電子書企劃「讀書吧」較有瞄頭。觀乎傳媒報道,焦點竟似香港書展──大談書展有多似「嘉年華」,乜都有。一向是華文世界指標、版權交易頻繁的台北國際書展,究竟發生什麼事?

文創反面教材?

筆者自2009年至今,每屆書展都赴台觀摩。去年書展大獎及受華文出版關注的金蝶獎等書籍展覽,設於主要通道旁,裝潢甚具氣派;今屆則擱在「夢想與實驗特區」,設計展覽及鼓勵青年文創專區的佈置比例失衡。就連主題國展區也嘈雜得令人不安:每天定時有人來唱民族歌曲,在版權洽談與交流區旁有人做木雕,常為主題廣場(書展大型講座場地)的活動帶來與書無關的高分貝雜音。香港讀者如我,來到台北國際書展,當然讀過前行政院長劉兆玄當年如何推動台灣文創產業的倡議,亦知道台灣作家張大春怎樣質疑搞文創產業者在文化圈裏的表現;不管文創在台灣爭議如何,今屆書展文創展覽成分,或會成為反面教材。

人次增長背後

台北書展大都安排在農曆新年後舉辦;今屆書展在新年前開檔,年廿八收爐,多年都有「讀者拆紅包買書」的傳統來保底,筆者向台灣媒體人打探過,不少書商向他們訴苦,卻又不便公開,出版界新年前就只好苦守書展會場等過年。其實,從「太陽花學運」至今,台灣出版業一直不景氣,書展主力消費群──文青與小清新,在台灣青年月薪22K未獲保障的背景下,前景不明朗。誰會來解囊掃書?書展主辦者倒有奇招:免費開放予18歲以下青少年入場,最終竟有近19萬人次進場,總人次較去年增長10%,達56萬。不過,青年到底買什麼書?據筆者觀察,青少年多為蓋亞文化與三采文化的出版物打蛇餅排隊進場,為一睹最近火紅的Peter Su等台灣新進作家。

至於海外作家方面,焦點都落在80後女作家Eleanor Catton(伊蓮諾‧卡頓),《發光體》(聯經出版)在現場售逾千冊。香港作家則有游靜、淮遠、廖偉棠、陸穎魚、黃怡發表新作,黃淑嫻、鄧小樺、林輝、梁莉姿等與台灣作家交流,據悉有逾500人次出席相關活動,這批香港作家的作品合共售出逾400冊,可見香港作家在書展漸見效應。

柯P說的「單細胞生物」

近年,台北民間為書展注入不少前衛的文創概念,有獨立出版連結「讀字去旅行」,自幾家合營四個攤位,發展到三十多家合營八個攤位的「讀字小酒館」,專賣冷門書如學術著作、詩集、傳記文學、性別研究等,成績最好的是西耶斯《論特權》(紅桌文化)、鯨向海《A夢》(逗點文創)、楊渡《水田裡的媽媽》(南方家園)、《男性P點高潮》(基本書坊)、陸穎魚《晚安晚安》(一人),各家合營共逾新台幣110萬生意額,就連台北市長、風雲人物柯文哲(柯P)都來逛過,形容這群人是「單細胞生物」,筆者猜測他的意思大致是指未進化卻又最具底氣的一群出版人?他說的話真意如何,不得而知,筆者在新聞中心蒐集材料時,得悉柯P數小時後「突襲」,書展前線行政人員大為緊張,即時安排傳媒來訪。不管書展效果如誰所願,經誰批評,在別人的決策下默默工作的前線人員,努力還是沒有白費——「讀字小酒館」人員在柯P轉身走後,慰問書展前線人員。大家都知道整場書展籌備需時,行政安排妥當有時,失調有時。台灣人書展最可貴之處,都在細節關懷,都有人情味。當然,明年最好還是給大家一個寧靜的讀書環境,不要再讓書展變調。

文、圖:相田彥一

編輯:屈曉彤

賞「書」榜
《傷逝》  1380   663 
 442   292 
 359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