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賣書人耳語﹕想當年

文章日期:2010年9月19日

【明報專訊】想當年……用「想當年」做文章的開始,可能會給人「噢,你老了吧?」這種感覺,我可不想做個心境很老的人,不過,因為在書店工作一段日子了,多多少少算是經歷了閱讀品味及書種的變化。

當年 顧客都有知青味

當年,上樓書店多以文史哲的書種為主,顧客好像都有種知識青年的味道,打扮也是低調中散發典雅,即是你別看他穿白襯衣,那可是亞麻布製成啊。當然,也有窮學生窮書生窮女生,但大多氣質很佳,令人一看難忘。

現時,書店的書種因各種原因不知不覺地混雜起來,而書種的變化,讓讀者的類型多元化了,或是讀者閱讀品味的轉變,也讓書種變幻萬千了。書店還是時常有氣質很好的客人,但普通讀者人數佔了上風,他們心目中可能沒有特定書種,只是來看看有什麼書適合閱讀。我個人倒也很喜歡這類普通讀者,因為很活潑很隨意,讓書店時常如過年過節般的熱鬧。

當年 搶購亦舒張小嫻

想當年,上樓書店也有售賣流行小說,不過,只以幾位出名的愛情小說作家為主。流行愛情小說現在可能依然是書業的支柱,不過,讀者對作家的忠心度在下降了吧,當年,亦舒、張小嫻等作家的愛情小說一出版,簡直可以用「搶購」來形容,嗯,這種令人很痛快的美好光陰,不再出現了。讀者已未必非她們的書不賣,也會看其他作家的作品,或是閱讀台灣作家九把刀的作品。透過網絡而成名的九把刀,讓我明確地知道,流行小說有非常多類型,純愛情小說已不再是暢銷的唯一可靠的方程式。

「請問有沒有九把刀的書?」客人甲問。

「有,要哪一本?」書店職員乙回答。

「他的書擺在哪裏?」甲問。

「你要哪一本?我可以幫助你。」

「你告訴我擺在哪就行了。」甲有點不耐煩。

「在那邊。」乙指出位置,露出很委屈的表情﹕不就是想幫你嗎?

結果,甲把九把刀所有的書都捧來,還為幾本書的缺貨而焦慮。乙委屈表情消失了,倒為那幾本書的缺貨而滿心愧疚。

在連鎖書店,可能依然有追捧流行愛情作家的情,不過,在我們書店,這種一鼓作氣購買整套系列小說的情,現時多發生於奇幻推理武打等類型作家身上,又例如日本推理作家東野圭吾。當年,書業人認為女孩多追看愛情小說,不過,現時,是不是該添一條方程式﹕「女孩也愛看推理小說。」因為東野圭吾的女性讀者多得難以想像。

香港出版業培養出許多愛情小說作家,不過,好像沒預測到推理、奇幻、武打等類型系列小說將會成為閱讀的主流。當年,有出版社的人很遺憾地說﹕我個人喜歡看推理書,不過,沒辦法,香港人不喜歡看。記得當年香港作家喬靖夫寫吸血鬼奇幻小說,不大引起注意,但現在,幸好有他的多元化系列小說,讓香港出版業不會只遺下愛情小說這塊版圖。

我理解市場主導的重要,畢竟,連本來以文史哲為主的上樓書店,也添了不少流行的書種,不過,一面倒地追隨市場,而忽視其他書種,我個人覺得有種潛藏的危險,別說有能力主導市場,僅說萬一市場風向突然轉變呢?萬一閱讀品味改變了呢?那書業做好準備了嗎?

想當年,會讓人覺得很囉嗦﹕嘮叨這種陳年舊事幹嗎?時代不同了嘛。不過,不時想當年,多少可避免曾經自以為是的錯失,因現時閱讀品味是多變的,也讓視野開闊點,做出超越市場主導的某種預測。雖然我不能保證預測會是對的,不過,誰又能保證市場存在一條可靠必然暢銷的方程式?

文 阿 夜

在二樓書店看書看店看人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讀書版]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