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香港大崩壞》,作者:林匡正,出版:次文化堂


新書速遞﹕左右FUSION救崩壞香港

文章日期:2011年7月11日

【明報專訊】憑《八十後運動——香港新青年革命》奪得第四屆香港書獎「我最喜愛年度好書」的「八十後」林匡正,兩年出兩書,羨煞一眾年輕作家。新作《香港大崩壞》剖析香港不同範疇的敗壞現象,針砭時弊同時出謀獻策。身為廚師的他,提出不分左右,因時制宜才是王道﹕「煮菜不要太固執、太死,要放開點,一理通百理明,煮中西菜也可以。政策也是要有左有右才行,跟煮菜同一個原理。」中西左右FUSION,雖未知味道如何,但勝在有膽創新。

老左出身 廿三條改投民主

活躍於社運的林匡正,原來成長自老左家族。縱然父母不是左派人士,然而世叔伯皆為老左中人,愛國愛黨。在長輩的耳濡目染下,對政治充滿興趣的他亦走過一段左仔歲月,「以前那些老叔伯認為,如果六四沒有鎮壓,中國就沒有現在般繁榮。他們會說﹕『見到民主黨就想斬他們十幾刀﹗』,而香港落得如此田地也是民主黨弄成的。我小時候也不喜歡民主派,看到李柱銘在街上嗌咪會向他喝倒彩」。

然而今時今日,在facebook的政見欄上填上「very liberal」的他,是何時認祖歸宗呢?「○三年廿三條,這條正常人也不會支持的法案,但民建聯依然死心塌地支持,令我對他們的印象和態度完全改變。」廿三條,不但令林匡正對建制派的態度由支持變成審慎對待,更燃起他深入了解香港社會政策議題的慾望。在網路資料不像現時般百花齊放的年代,他不斷看書、聽毓民大班的時事節目,以加深對香港社會的認識,為日後議政論事打好根柢。直到○九年初試啼聲,憑《給曾蔭權的信》(收錄於《狂插煲呔》)得到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賞識,開啟時事評論之路;處男作《八十後運動》獲香港書獎,令林匡正更活躍於社運行列。

「摺埋」還是「崩壞」 ?

新書《香港大崩壞》,是個「任他發揮」的空間,他專注寫了自己熟悉的範疇,包括社會民生、政治、經濟、教育和法治,林匡正解釋﹕「五個範疇其實不能分開,一環扣一環。沒有哪個先哪個後,都是身體的手手腳腳。」他談到,有些時事評論員會建議按先後次序處理政治、經濟和社會等問題,但他卻質疑這種先後的思維,認為不同範疇都同樣重要,而且緊密相連,不能分割。

林匡正說,最初彭志銘屬意書名為「香港已死」,後來「已死」改做「摺埋」,到最後一刻才決定要「大崩壞」。他解釋,香港並非「已死」,還是「有得救」的;而他自己偏好「摺埋」這個說法﹕「香港現時的情,例如人民質素、文化、社會氣氛、政府思維等,都好像『摺埋』了。」摺埋還好,有朝一日可以重新打開,然而「大崩壞」卻是全盤的損,而香港真的到了大崩壞之時嗎?林匡正坦言,香港已到崩壞的境地,這種崩壞不單就社會情而言,他認為﹕「(香港)在根基上已經腐爛了,沒有了原則。如果你是等上位的,對政府的批判不全面不真實,政府在偏聽之下無法接近民意,因此政策跟市民的距離就會愈來愈遠,這是一個惡性循環」。他以身邊的時事評論員為例,有些評論員為了得到政府賞識,以文賣帳,應批評不批評、不應贊成就贊成,為爭取委任而力撐政府政策,把是非價值扭曲,當中不乏八十後與社運人士,他坦言﹕「情很壞……在梁振英面前像隨從一樣,他說什麼也點頭稱是。」

然而置之死地後能否復生?林匡正顯得悲觀,他提到中國由鴉片戰爭、八國聯軍、國共內戰、文革十年,病入膏肓,崩壞幾十年亦未見重生。即使改革開放三十年,小部分人富起來,然而人民素質、民主民生亦沒有改善。他坦言,雖然愈來愈多人關心時事,但仍屬少數,「香港人拜金,賺錢至上,有兩餐飽飯就可以;道德、原則可以放在後面。」

還有個尚未崩壞的地方

大崩塌未免過於絕望,至少在我的城中,還有個尚未崩壞的地方吧?幸好林匡正點出我城的「遺蹟」﹕「不論老中青都開始關心社會,大家對政府和政客的不滿都會認真表達」;而香港人對國內的天災均踴躍捐輸。關心和善心,令香港尚未崩壞至灰飛煙滅。林匡正在新書裏訪問了活躍於不同界別的「猛人」,包括程翔、劉銳鉊、程介明、何喜華等,當中以Q仔、雷鼎明和陸恭蕙令他啟發良多。他提到,雷鼎明令他明白地產霸權不是片面的口號,而是與深層的政策與環境有關;而Q仔指出香港今日的崩壞,早由五十年代開始累積;陸恭蕙則點出環保跟城市規劃的重要,很多專家和評論員提議用郊區來興建公屋居屋,但原來「城規做得好,根本不用填海,不需動用郊區」。林匡正坦言自己不是專家,但也盡己所能在書中作出建議,救急扶危。

出得書房 入得廚房 FUSION救港

林匡正曾被問到﹕「左與右到哪個程度才對國家好?」他坦言,選左選右是因應實際情和時勢而定,最緊要適用,「一個政府走得太右,就要走回左邊;極端的左右都是不行的,應該均衡,因應時勢。」他認為,陷入單一的思維和口水式的爭論都是不實用的;而遊移左右的立足點就是根據實際情。這種「左右FUSION」的意念與他的廚師身分不無關係。他在英國念大學時到中菜廳學廚,學到刀工炒工這些基本技巧;回到香港後受朋友邀請,轉戰西餐,通識西班牙、意大利、法國菜。

靈活變通固然好,但難聽點就變牆頭草,然而二十七歲的林匡正換上老師傅腔調,闡釋對基本功的堅持﹕「任你食材怎變,基本功、手法不能變,差一點就是差一點。基本功就是原則……要這樣切就這樣切,硬改是不行的。」不違背自己的良心,是林匡正的原則,「一個作家的筆反映了自己的人格」。不相信的、不想寫的,就不寫。

林匡正現時除了在報章撰文、在網台發聲和做廚,還到中小學當補習教師教通識,但放最多心機的,還是寫作。既然念頭多多,會否從政?他爽快表明不打算,因為政治「太污糟」;他希望繼續向作家道路邁進,往後嘗試寫不同作品。假如政府向他招手,他坦言不抗拒,「身處其位才知有何困難。但如果違反我原則,我就會走架啦!」

文 黎苑姍

圖 鄧宗弘

編輯 曾祥泰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5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