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明報製圖)



世紀.書展簡史﹕「香港書展」的前世今生

文章日期:2011年7月20日

【明報專訊】1989.08.27

香港第十一屆中文書展已於八月十六日開幕,為期九日,於大會堂低座展覽廳展出。是次書展以台灣書籍掛帥,本地出版社作副將。

大會主辦機構(中華民國圖書出版事業協會)佔去會場一半地方,悉數放置台灣書籍。此部分參展之台灣出版社共二百四十家,如台灣商務、三民、幼獅、洪範、遠流和聯經等。

……

大會主辦機構除了印有一書展特刊外,尚有一圖書目錄,印刷極為精美,近六百頁,單是這一本書目已所費不菲。同時,大會亦印備了多款書簽和紙袋,都十分美觀。單由此看,可知主辦機構所花之本錢有多巨大,亦可知其志在宣傳之旨。

……

至於參加是次書展的本地單位包括發行商(如有成、藝文)、書店(田園)和出版商(如通用)。但本地參展單位,明顯只是輔助地位,其主角仍是台灣方面,故常覺此與書展之名:「香港第十一屆中文書展」有點不協。

編按:「香港書展」其實已辦了不止22屆。許迪鏘告訴我們,原來早於1989年已有書展,其時已辦了11屆,由台灣人主辦。作者是常客,曾見證它的人潮怎樣擁擠。今天,香港書展隆重啟幕,相信人流又再試新高,就讓我們跟隨作者的筆尖,回顧書展人山人海的歷史,為我們翻開「香港書展」鮮有人提及的種種由來,並聽聽他在籌備「2011年度作家」西西活動二三事。

這是我保存的一份剪報(右文),作者方瑩,1989年8月27日見報。這年之後,即1990年,書展即由香港貿易發展局接辦,稱「香港書展」,至今已是第22屆。二十多年來,書展獨木成林,已經成為本地頭號文化盛事。

台灣書進口簡史

據貿發局書展網頁稱,「香港出版總會每年一度於大會堂舉行的展覽,可以說是香港書展的前身」。若從1989年往上推十一屆,則此香港書展的前身,始於1979年,稱「中文書展」。但其中以中華民國圖書出版事業協會為主辦機構,似有疑問,應是協辦或贊助機構較為合理。無論如何,書展前身最後一屆,以台灣出版社為主打,我在網上查過,確有書展目錄,謂由正中書局出版,則文中所言非虛。我是書展的常客,惜對此屆已毫無印象。印象深刻的是,每屆書展都十分受歡迎,展場內讀者如罐頭沙甸,要擠到書攤前揀書,一如今日,是極不容易的一回事。從台灣出版社「強陣出擊」也可見,書展是出版界誓必搶佔的文化灘頭。觀乎此,則貿發局接辦時的一個憂慮,似是沒有掌握好形勢。

貿發局首屆書展主其事者為局內以人脈廣泛著稱的David Yip,這位葉先生神通廣大,因恐新聞發布會乏人問津,據說私底下約請李嘉欣等「港姐」,乃至「波霸」葉子楣等stand by,若場面冷清,即擺出美人陣撐場。結果記者蜂擁,也就毋須勞動眾美人了。David Yip不是別人,正是文化文學界無人不識的小說家、散文家、藏書家、香港掌故學家、知名編輯葉靈鳳先生的公子。

在此之前,貿發局搞的一直是trade fair(B2B),書展是其首個consumer fair(B2C),可一開始便聲勢浩大,後幾年甚至發生「迫爆玻璃」事件,但據云參加者有七成是為與書展同場舉行的漫畫展而來(編按:左圖為1999年香港書展,一漫畫迷買得心愛木刀)。再後來,漫畫展與書展「分流」,但書展入場人數仍與年俱增,去年更達92萬人次。可惜量並不保證質,形同墟市、散貨場、文化氣息薄弱,是文化界多年來對書展的詬病所在。近年書展加強文化內涵,去年的文化、文學、閱讀活動逾二百場,今年號稱近三百,貿發局高層可能抓破頭皮也想不通,為什麼文化界對此還有微言。這一點,恐怕花三天兩夜也說不清。

這樣的文化,要怪誰?

簡單來說,這不能全怪貿發局。我們反躬自省,香港的文化氛圍、閱讀風氣又好到哪兒?據書展現場調查數據,我們不難看到,許多「讀者」每年「大出血」買書一次,就是到書展,與行年宵一樣。書展場內,行李箱橫衝直撞,叫賣聲喧囂鼎沸,很難說有什麼文化氣息。

至於傳媒,也只對書展的花邊有興趣。去年有一場十分重要的演講,講者是誠品書店創辦人兼董事長吳清友,他談誠品的發展,到最後提到,如果誠品落腳香港,就會有這樣那樣的計劃,他打出一連串PowerPoint,那些項目密密麻麻,但「去片」太快,讓人看不真切。我聽台灣友人說,誠品如在「國外」開書店,第一間就在香港。我說不是在蘇州、上海嗎?友人肯定說:不。吳先生做這樣的計劃肯定不是沒事抓事做,可香港傳媒完全沒有注意。當日講座的主持人插科打諢,言不及義,有一句卻說得精警,他說這套PowerPoint裏的項目,完全可以照搬到西九去。眾所周知,誠品做的其實不全是書店,而是一項文化產業,我老眼昏花所能從中捕捉到的,除了精品店,似乎還有消閒甚至度假設施。我們的狗仔特工隊,何不去設法弄一套拷貝回來?人家做生意,咸認為大有文化;我們搞文化,卻給指摘只在做生意,應該好好的反省。

創建與延續

去屆書展的一大創舉,是首設「年度作家」,劉以鬯先生率先登場,今屆是西西。兩年前《縫熊志》出版,連帶她的手縫熊也在香港多處展出,並到過台北和深圳展覽,許多不讀文學作品的市民都給小熊迷倒。今年書展西西展會展出她新造的猿猴三十多隻,雖然都是「裸猿」,不像毛熊穿戴或雅致或華美的衣飾,但像真度高,形神俱備──猴子像人一樣,也是有表情的。新著《猿猴志》(右圖)也趕及出版,而且在香港首發,讀者睹物思文,對作品當有更深一層體會。

我因參與其事,做些跑腿工作,從旁觀察書展的籌備運作,也有一點感想。以一個昨天搞珠寶展,今天辦書展,明天做美食博覽的團隊而言,要他們面面俱到,未免有點難度。但與我們合作的人員,都誠懇有禮,反應敏捷,從善如流,在展場的佈置上更極專業,相信這次展覽應能帶給讀者新的觀感。問題是,像政府部門,貿發局的管理人員似也會按時調動到不同崗位,最初參與西西展的骨幹,後來最少有兩位調(升)職,恕我過慮,一個嫻熟文化事務的隊伍如不能建立,則做起事情或有事倍功半之虞。我記得二十年前做首屆中文文學獎的評判,第一次開會,主事官員說不如我們就內容、形式、風格來打分如何?全部評判幾乎同一時間說不。據我所知,負責類似活動的人員雖時有調遷,但骨幹的一兩位,多年來仍在其位。那以後,我再聽不到給作品打分的「傻話」,前市政局或今康文署主辦的文化文學活動,如各類徵文和香港文學節,都能做到多元多樣,各具特色,得到文化文學界的支持。

表面風光的書展,竟然是盤虧本的生意,實在教人遺憾。既然如此,我對西九不得不有所期待,五年或十年後,希望書展能在西九出現,把書展交到文化人、讀書人手中,看看能否開創另一番氣象。

About許迪鏘

許迪鏘,素葉出版社總編輯。著有《南村集》、《中國語文不難學,為什麼我總是學不好?》等作品。

[文.許迪鏘 編輯:袁兆昌 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