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前島賢《何謂世界系?後福音戰士的御宅史》

限界小說研究會編《社會並不存在:世界系文化論》

岡田斗司夫《御宅族已經死了》

大塚英志《物語消費論》

東浩紀《動物化的後現代:從御宅族看日本社會》

書目分類
中文書

「世界系」作品與社會的消去

文章日期:2010年04月04日

【明報專訊】最近讀到頗具衝擊力的動漫畫評論,都談及「世界系」動漫畫。所謂「世界系」,其實是近十年日本動漫畫、電腦遊戲(尤其是電子小說)以至文學所冒起的一種文體。這種文體突出個人與世界的直接扣連,而有系統地消去「社會」背景的考慮。我的本行是社會學,而「世界系」的動畫與電腦遊戲小說,竟然消除「社會」,這就意味失去研究領域,衝擊自己飯碗。

關於「世界系」文體的興起,近期最好的一本入門書是前島賢所寫的《何謂世界系?後福音戰士的御宅史》(2010年Softbank新書)。前島賢舉新海誠動畫《星之聲》()為例說明何謂「世界系」文體。簡單來說,就是故事中「男女主角之間的交往關係,竟然會連繫到世界的存亡」,而其中各種社會、國家與現實的設定,可以全部略過。譬如《星之聲》的男女主角透過電郵進行星際間的聯絡,而女主角因什麼事情在外太空進行戰爭,背後國家社會背景、機械設定以至人類結局如何,故事中幾乎沒有提過。另外一個例子是漫畫《最終兵器彼女》中,第一話講述男女主角的日常學校生活,好像一個愛情小品故事,但第二話卻急轉直下,描述虛弱的女主角竟然是「最終兵器」,要外出戰鬥保護世界,而人們的日常社會生活竟然不受這些非日常故事情節的干擾。

前島賢認為,2000年之後這種「世界系」文體的興起,其特色是對日常生活與社會背景的完全忽略,也就是對「社會」背景描述的技術性消除。本行是文藝評論(尤其是推理小說評論)的文化人笠井潔,由他所主導的限界小說研究會所編的書名《社會並不存在﹕世界系文化論》(2009年南雲堂),就直截了當地點出「社會」與「日常生活」的消失,正好是近十年動畫、輕小說與電腦遊戲小說的特徵﹕「自我」竟然可以與「世界」存亡直接扣連,而「社會」可以完全變成無關宏旨。

前島賢一書的最大特色,是先用論述分析的辦法,把關於「世界系」(系)言說的發展,放在1995年《新世紀福音戰士》之後的歷史脈絡中討論。首先,他回應了自稱「御宅族之王」的岡田斗司夫,為什麼會宣稱《御宅族已經死了》(2008年新潮新書)。問題其實並非御宅族已經死了,而是在《福音戰士》之後,「御宅族」這個概念的意思與定義改變了。第一二代「御宅族」,也就是團塊世代(戰後嬰兒)的動漫畫迷,喜好收集動畫錄影帶,從細微處推敲作品背後隱藏的世界觀。從《物語消費論》(2001年角川文庫、定本)開始大塚英志就強調,諸如《高達戰士》、《五星物語》動畫作品最重視的,就是作品背景的多設定。這是因為觀與讀者往往從作品的各種設定,能若隱若現的窺探整個作品世界觀。而這些喜歡從作品微小處推敲作品內以至作品之間的關係(也就是各種動漫畫冷知識)的群體,就是岡田斗司夫所定義的「御宅族」。

《福音戰士》電視版,前半正好能完美地滿足「御宅族」的這些喜好,譬如庵野秀明把其他不同的作品的各種元素融合在《福音戰士》的設定中,而片集中背後的世界設定若隱若現,更鼓動了一老派「御宅族」對故事謎團的瘋狂追求。問題是,從片集中期開始出現的「心理轉向」,也就是把片中角色「自說自話」的傾向發揮到極致。故事的謎團沒有解開,以主人公的自說自話與心理描寫就收筆了結,成為日本次文化界與御宅族的一大歷史事件。論者從產業分析的角度,當然可以指出《福音戰士》中後期的「崩壞」,竟然以鉛筆畫草草收場,其實是庵野秀明把製作成本全部耗盡之後的權宜之計。可是,《福音戰士》留下的謎團及急速的「心理轉向」,正好為論壇的「御宅族」論述帶來重大衝擊,並奠定之後十多年的「世界系」轉向。

前島賢精確地點出,追溯到網絡上第一次對「世界系」的定義,正好是《福音戰士》這種「自說自話」的傾向。如果「御宅族」的廣義人格特徵,是對人間關係與社會的抽離態度,以至對自己身分特徵不可擺脫的自我厭惡感,那《福音戰士》主角強烈的「自己跟自己說話」、「主觀心理旁白特別多」,就是「御宅族」強烈的「自己言及」特徵。而《福音戰士》後期的突然心理轉向,把「御宅族」猛然推回客觀的現實,也就是觀忽然發現,原來自己如同主角一樣只是廢人。御宅族被完美的作品所背叛,然後導致的強烈自我覺醒與「自己言及」的特徵,正好為往後的「世界系」作品定型。

日本思想界與論壇的明星東浩紀在《動物化的後現代﹕從御宅族看日本社會》(2001年講談社)所建立的「Date Base消費論」,奠基在「物語消費論」之上,論述整個2000年代輕小說、動畫、電腦遊戲與電子小說的特色,在於由各種「屬性」的配搭為御宅消費者所帶來的「萌」的感覺,實質乃新一代「御宅族」在適應《福音戰士》之後「世界系」所帶來的強烈的「自己言及」特徵。因此,谷川流的《涼宮春日的憂鬱》使用世界系的寫作辦法,譬如主角獨白特多、各種萌屬性與data-base設定具備、世界設定與謎團沒有解釋、女主角的御宅族舉動刺激觀的自己言及心理、男女主角的關係攸關世界存亡,其實乃「世界系」文體的完美運用。而對世界系論述的批評,則留待下次再談。

策劃、文 張彧暋

編輯 蔡曉彤

我要評價:
出色
238
有用
237
差勁
97
無聊
248
網上書店






更多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5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