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進擊的巨人》

書目分類
中文書

流行漫畫﹕因為,我們也有想要打倒的巨人

文章日期:2011年02月13日

【明報專訊】「那一天,人類回想起了,受那些傢伙支配的恐怖……被囚禁在鳥籠之中的屈辱……」在報紙檔翻開這本漫書的首頁,看到漫畫開首的這句話,我就決定買下這本《進擊的巨人》。

這部作品剛推出不久,就成了城中話題作。原因何在?我們先得看看,這作品在什麼圈子之間,成了話題作。在網上搜尋了一下,發現討論這部作品的朋友,難免都會把話題,跟本地的社會問題,連結在一起。這是一部關於社會運動的作品嗎?是也不是。

這其實是一個戰鬥類的幻想少年漫畫,故事構設一個空想世界,講述人類幾近滅絕,全因故事世界中的怪物「巨人」。巨人不斷捕食人類,人類全無還擊之力,他們只能苟活在巨大的圍牆之內。人類失去自由,無法離開圍牆,但他們卻漸漸滿足於鳥籠式的自由生活,安於圍牆內的逸樂。人類相信,最高只得15公尺的巨人,無法越過50公尺的高牆。然而,有一天,也就是故事的開首,一名身高超過50尺的巨人,越過了高牆,一腳踢穿了人們的安逸,安全的唯一依賴。圍牆被洞開了。

為什麼我們對這部幻想作品,這麼有共鳴?是否因為,我們是否也身處安逸的圍牆內?鴕鳥地認為這種鳥籠安穩可以維持到永遠?是否我們也意識到,可以一腳將高牆踢穿的巨人,其實已步步迫近?抑或在不知不覺間,我們的高牆,其實已被洞穿。這本漫畫最可貴的地方,不單在於她的社會性,而是在於她的流行性。怎樣去界定《進》一書是否流行作品?流行作品的定義,從來只有一個,就是「流行」。

作者處女作銷量破263萬

《進擊的巨人》連載於講談社《別冊少年Magazine》(幸好不是《少年JUMP》,不然又變了白痴熱血系),由該雜誌於2009年10月創刊至今。這是作者諫山創的首作,連同2010年12月出版的第3期,累積銷量突破263萬。由日本寶島社推出的年度「這本漫畫最厲害!2011」排行榜正式公布,少年漫畫組由《進擊的巨人》榮獲。寶島社每年皆會邀請來自大學的漫畫研究會、書店店員、作家、插畫家、編輯、評論家還有演員等各界的人士,針對前一年度 10 月至隔年 9 月 30 日有發行的漫畫進行評選,從中選出最有趣的漫畫作品,並將其集結成冊出版。在這屆「這本漫畫最厲害!2011」的排名中,包括了少年類的《海賊王One piece》、《爆漫》等作。 所以香港版才會用上「直逼One piece」作為宣傳重點。(不過這一點對筆者無效,因為從不愛看One Piece)

上述的資料說明了,《進》書的流行程度,不單在日本,香港、台灣也同樣熱賣。以社會性作品的角度看,《進》書只是提供了比喻式的聯想,或許不夠深刻,但以流行作品來說,能包容這麼大的聯想空間,卻是難能可貴。當然,這套日本漫畫不會為了指控本港強權商家而寫,書中的巨人也絕對不是映射地產商,或者北方強權。

那為什麼我們有這麼大的共鳴。

首先問題當然出在本土,我們有很多聲音想要發出來,但是可以反映這些聲音的流行作品,幾近沒有,小眾作品倒是成行成市。但我們對能夠和社會對話,能為大眾發聲的流行作品,有極大的渴求。剛剛的賀歲檔,小弟參與創作的《我愛香港.開心萬歲》,也同樣被網民視為難能可貴,為民發聲的賀歲片。我們的聲音被悶得太久,賀歲片也好、車公籤文也好、日本漫畫也好,只要能讓我們的聲音,在流行大眾之間,透一點出來,也夠大家樂了。具社會性的流行作品實在太缺乏了,我們在自己的流行讀物市場找不到,卻在日本找到。但為什麼一部遠在日本的流行作品,可以容許我們滲進自己的聲音。

這就是諫山創的講故事手法的高明之處。

《進》完全合乎主流少年漫畫的要求,正義、戰鬥、成長、熱血。訂單要求的東西,應有盡有。這個「流行訂單」看上去簡單,做出來卻困難。大家以為千遍一律的東西,照做就可以流行?如果真有這麼簡單,人人都跑去搞創作了,何用炒樓?規限愈多可變性愈少,其實突圍的難度也更高。就算做足「流行訂單」的要求,作品照樣可以「小眾」,訂單所列只是流行的基本所須,卻不包含「流行的秘密」。單是要讓作品流行起來,就足以讓人焦頭爛額,還哪有什麼空間可以讀者滲入自己的信息?

留空間讀者詮釋

《進擊的巨人》可貴的地方,在於,作為一套流行作品,她能保留這麼大的空間,讓讀者自行詮釋。《進》書一如其他熱血漫畫故事,由一開始就確立清的主線,確立戰鬥的目標與理由,可是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巧妙地將世界觀模糊化。到底巨人在什麼地方來?圍牆是誰建的?這個世界的全貌到底是怎樣?很簡單也很準確地運用information gag的技巧,就讓故事的想像空間,變得擴闊起來。由來,所謂講故事,關鍵不在於「告訴你什麼」,而在於「不告訴你什麼」,諫山創深明此道。

怎樣配置information gag,是相當重要的關鍵,太多懸念謎團,就會讓故事複雜性增加,「熱血」程度降低,可是《進》的拿捏恰到好處,就算對世界觀不甚了解,仍無損熱血讀者的追看性。論類型,《進》一點也不創新,但論手法高明,給讀者大量自我註釋空間。

巨人是誰?圍牆是誰所建?誰人安於圍牆內的逸樂?誰人甘願冒性命危險,衝出圍牆,追尋自由?

我們各自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

文 黃洋達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讀書版]

我要評價:
出色
214
有用
134
差勁
56
無聊
226
網上書店






更多
賞「書」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