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犀利女筆——十三妹專欄選;編者﹕樊善標;出版;天地圖書 / 2011.6

書名﹕經紀眼界——經紀拉系列選;編者﹕熊志琴;出版﹕天地圖書 / 書展期間出版

著名專欄作家十三妹

發刊拉嫂私記啟事(1948.02.02)

舊時香港的第二創作:專欄作品,電影演繹(1950.02.21報章廣告)

書目分類
中文書

世紀.BookFair2011.好書本﹕通俗的意思

——為《舊夢須記》系列序

文章日期:2011年07月10日

【明報專訊】編按:《新生晚報》(1945-1976)專欄作品受人稱頌,著名如十三妹漫談、經紀日記、懵人日記等,均影響幾代作家。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鄒芷茵描述,這些專欄本來在馬匹「休假」時,用於頂替該報馬經,後來大受歡迎,漸生影響力。天地圖書總編輯顏純鉤認為,這些作品曾影響作家如劉以鬯、劉紹銘、蔡瀾等作家,值得出版以發揮更大影響力,供年輕人了解當時香港,並察看生成今天香港的背景。是日由小思老師執筆的文章,就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與天地圖書合作出版的系列總序,以文開啟回憶舊時年華的大門。

我不是開講香港文學,不說高深文學理論,只想繪講多少年來,廣義的香港文學走的一條通俗路線圖。

不必拉上什麼「集體回憶」大名堂,但,如果你輩份及得上,讀了這些作品,自然掉進前塵往事裏,思潮一發不可收拾,懷舊與否,各自修行。假如你還年輕,讀了這些作品,足夠勾起好奇,相信更會因事前缺乏歷史認知,而「知道」了一些似曾相識或完全陌生的香港人情世故,令你耳目一新,禁不住沿路追尋下去。

「用什麼方式爭取香港的讀者大眾」

香港,是個商化都市,一切人的生計,均依賴市場銷路好壞為主導。不必隨意批評人家過於功利,只因生活必需看供求是否如意,供求都看準了市場需要。幾十年來我接觸無數我尊稱為作家的文化人,他們多在報刊上寫作,都出了名,深受讀者歡迎,但不約而同,坦率陳言寫作不過為了「謀生」,十分自覺把寫作視為謀生技倆,不作進入文學殿堂、名列文學史之想。這樣動機就令他們下筆時,必然想到怎樣吸引消費者的注意,投其所好,引起共鳴,是最佳辦法。這倒不是他們獨特的想法。1939年5月,一群關注香港文學發展的文人聚在一起,商討「用什麼方式爭取香港的讀者大眾」。身在香港大學當教授的許地山提出了這樣的意見:

我想有一個很好的方法就是用說書的方式,改良說書的內容。我時常在西營盤說書攤細細地觀察過。人,總是愛聽一些新鮮的材料,很多說書者現在亦時髦起來。……根據我二十五年來教書的經驗,自動找書念的學生,一百人中怕沒有二十五人,多數的學生,都是聽人說什麼書好,就去找什麼書念。可見書報的宣傳與介紹亦是很要緊的。(李奇卓記〈用甚麼方式爭取香港的讀者大眾——文協第二次座談會紀錄〉,《星島日報》,《文協》8期,1939 年6月1 日)

可見七十年前閱讀者心態,與今天相差不遠。讀者讀報一為獲得資訊,二來為了消遣娛樂,故報刊可視為商品,爭取消費者是理所當然。歷來香港報刊數量多,最能給靠稿費解決生計的文人有利陣地。明白了報刊生態,寫稿人自然知道該如何滿足讀者的需要,以即時而快速方法應付出版流程。

要天天寫稿,取材應以就手方便為是。要滿足讀者好奇求知,當以社會動態新知為首要。為給予讀者消閒消遣感覺,最宜配以能引共鳴或有趣的情節。因此,報上副刊作家,必然多以當時社會動態入文,散文隨筆,我見我聞,信手拈來,添加己見,遂成短小精悍之文,給予讀者新知或引起共鳴。如以小說形式出現,則創造具代表性人物,添鹽加醋,務求讀者當下難忘,成茶餘飯後談資。

「一幅四五十年代香港社會浮世繪」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香港是城市發展的轉折期,不同地域的人流匯集,社會變動大,報刊成為資訊消閒重要載體,故大報小報數目驟增,堪稱空前盛。報刊編輯為求爭取讀者,紛紛擴大副刊篇幅,增加專欄,豐富版面。作家也因時度勢,力求配合世態人事,寫成湊合一般讀者口味的文章。「湊合讀者口味」,似有貶意,但據當時文壇生態,卻是實話。不如換個較易接受的用語,就是「通俗」。當年許地山口中的「說書人」,就以通俗取勝。為求流通,為適應市場,作為商品來生產的文字作品,寫來通俗,也需具備一定的創意與文藝技巧。不過,有時為了及時交稿,難免下筆粗疏,不講求結構嚴謹,甚至情節前後矛盾的毛病。只是作家寫作時大概並沒考慮過他日要經文學批評家的法眼,偶有機會以單行本流傳,也不過收多些版稅,未冀求進入文學史家的觀察範圍。正因如此,他們的通俗實存,輕易隨時光流逝,隨舊報刊不受珍視儲存而消失。不過幾十年,他們的作品、他們的名字,一時風流雲散。這種歷史遺忘,是香港常態,很悲哀。

正由於這些作品通俗及流行於當年,我們不能不從新的角度檢視它具有的另一種意思。既然通俗,就表示它有為當年社會所接受的面貌,它反映了一般人的處境與心態。這正是「大歷史外的枝節」,是「貼近讀者的期待視野」,是「一幅四五十年代香港社會浮世繪」。作家用文字即時留形傳聲,把當下衣食住行百般情態盡納其中,這種實內容騙不了讀者,故真實性甚強,細節比大歷史豐富,我們欲知香港前世今生關係,暫無正史可尋,大可從舊報中眾裏尋它。

舊報散佚,各大圖書館所藏不多,就是實存,一般對前塵往事感興趣的讀者也不容易翻尋。但有心人如能細讀中勾沉索隱,整理出版,對今天讀者,自有吸引力。由於它通俗,讀來輕鬆,容易滿足探隱尋幽趣味。讀後自可勾勒出當年香港社會面貌,比較今昔異同,不求深入研究,也得一個「趣」字。從社會學、民俗學的方向閱讀,價值也大,反正正史過於鄭重,在輕盈枝節切入,大體也可重組一幅社會百態圖像。至於文學史家讀來,心中明白,講香港文學,都懂香港文化生態,純文學多寄生於通俗園地,太講求正統觀念去衡量採摘,往往失諸交臂。

今回這個《舊夢須記》系列,經編選者細意挑篩一些舊報上作品,汰去粗疏,留取可窺當年人事的片段,並添加有助理解的引導文章,以為讀者深入研讀之助,頗能繪畫一個較完整社會圖景。以「雅俗共賞」態度採材,輯印成書出版,當作尋根存真也好,當成娛樂趣味也妙。如何解讀,就看讀者與香港的情份了。

[文/小思 圖片提供/天地圖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 編輯:袁兆昌 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我要評價:
出色
361
有用
146
差勁
254
無聊
216
網上書店






更多
賞「書」榜
《傷逝》  1380   663 
 442   299 
 361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