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姨媽姑爹論盡教改》,作者:蔡寶、黃家鳴,出版:進一步(2002年)


教改,改什麼?

文章日期:2010年5月12日

今年是香港教育界十分重要的一年,討論多年的學制改革,今年正式開展。這個影響深遠的學制改革,究竟是否真的如當局所言,能增強我們的年輕人面對全球挑戰,仍有待時間證明,但世界各地的經驗彷彿在提醒我們,教育必須要與時並進,社會的發展才可以與世界接軌。

回歸之後,特區政府立即進行的,不是政制改革、不是經濟改革,而是教育改革。前特首董建華就任以後,就在首份施政報告以不少的篇幅大談教育,撇除了一些在施行上出現的異化,改革的措施例如推行母語教學、小學全日制、提升教師專業地位等,都令教育制度走向更好的方向。

與很多其他的政策措施一樣,空有良好意願是不夠的。過去十多年的教育改革告訴我們,不論是學校、教師、家長、學生,都受盡煎熬,本來以穩定見稱的教育界,面對突如其來的改革大潮,其衝擊可想而知有多大。加上主事的官員欠缺人文關懷,推行政策往往由上而下,一時間教育界風雨飄搖,抵抗者有之、陽奉陰違者亦有之。一時間,教育界怨聲載道,學校、校長、教師為應付排山倒海的工作疲於奔命;學生為應付新的學習壓力感到徬徨;家長因為子女成為教改「白老鼠」而感到強烈不滿。加上政府的教育政策推陳出新、朝令夕改,香港教育界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不安感。情況直到本屆政府成立才稍稍舒緩。

1999年,「一群關心教育的姨媽姑爹」曾於網上發表一份聲明,劈頭的第一句聲明是:「最近刮起一陣『教育目標』表態狂飆本身毫無意義可言。」這真是一句極之點題的聲明。回歸後的教育改革,首先見到的不是教育的哲學觀、不是教育的嚴謹論述,而是極多的口號及代號,什麼「樂善勇敢」、什麼EMI、CMI(編按:EMI指以英文為教學語言,CMI指以中文為教學語言)……等等一大堆看見已令人頭痛的詞彙。

聲明中有一句:「只有讓教師重返教學的本位,與學生有人性的接觸,教育才有希望。」我想這的確說出了教師的心聲。尤其是近十年,教師的行政工作增加了不少,為了「問責」、為了「資源」,教師花了多少本來應用來跟學生相處的時間,用來寫報告、寫建議書,光陰花了,換來的是教學質素受了影響。惡性循環下,當局覺得教師的教學差了,因而用上更多的指標來量度教師,教師、學校為了「達標」,又再增加了行政的工作,扶持學生成長的時間就更少了。

《姨媽姑爹論盡教改》一書,收錄了一群以教育工作者為首的人,為關心教育而發聲的文章及訪談紀錄,文章都有一個共通點:希望教育即使要改革,也應回歸教育的本質,但歷年的改革卻彷彿離之愈來愈遠。

新高中學制快將完成首個學年,我想也是大家坐下靜思一下的時候了。

文:許漢榮 中學中文及通識科教師、藝團董事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