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中國民工調查》,作者:隋曉明,出版:群言出版社(2005年)


富士康「十連跳」的悲苦

文章日期:2010年5月26日

台資企業深圳富士康員工的自殺案,已達10宗,媒體稱之為「十連跳」。4個月內,在這家有40多萬員工的超級工廠內,10名員工先後自殺,造成8死2傷,令人再關注到內地民工的生活狀況。

不少內地工廠都聘有大量的民工,其中不少居住於環境非常惡劣的員工宿舍之內。每隔一段時間,便有報道指工廠鎖死宿舍大門,令工人火警時逃生無門被燒死的事件;也有工廠沒提供足夠的職安保障,導致工人受傷。但根據報道,比起很多內地的血汗工廠,富士康的工作環境不俗,工人的生活環境,包括宿舍、待遇等亦得到相當好的照顧。

那為何仍有工人自殺呢?當然,一個人自殺原因很多,只歸咎職方也不公平,但4個月內接連發生,當中應有一些共通的原因吧?

中國人說「人離鄉賤」,在民工的心中相信有很大的現實意義。民工在城市謀生,由於教育水平不高,往往只能做一些技術要求低的工作,而且由於不懂維護自己的權益,令無良廠商有可乘之機,剝奪他們的應有利益,甚至連行動自由也沒有。矛盾的是,淒苦的他們卻是「建設城市,創造財富,提供稅收,已成為我們實現城市化、工業化,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中堅。」

內地的飛快發展,代價也實在太大了。富士康一再強調,他們不是血汗工廠,也很重視員工接二連三的自殺事件,但據報道,員工尋死仍與企業的管治文化有一定的關係。由於富士康只是代工廠,公司盈利靠的是壓縮成本,因此員工的薪酬不可能太高;有說法指富士康的員工必須答允加班,薪酬方有較高的保障,有指出加班費佔了員工的一半薪酬。

此外,由於廠內的生產工序極為精微,為減少因為生產失誤而導致的損失,廠方亦規定員工工作時不准交談,就連上洗手間亦受到規管,令員工的工作壓力甚大。《文匯報》更引述員工指「富士康對一線工作人員相當苛刻,工作時間互相不能交談,違規者甚至會被罰款。這樣一來,工人的工作似乎更加接近於一部沒有任何感情的機器」。

隋曉明的《中國民工調查》一書中,有民工悲苦嘆道:「我們流浪,從上個世紀80年代到又一個世紀。我們見證這個城市日新月異,但這萬家燈火卻離我們很遠。」中國改革開放以後,內地經濟急速發展,中國已成為了世界工廠。憑藉大量的廉價勞動力,使到中國的商品價格極具競爭力。由於在城市謀生,比在農村好,大量農民遂遠離鄉土,告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農耕作業,走到城市討生活。富士康的「十連跳」悲劇,實在是一個警號,警醒我們,在國家經濟全力發展之時,更要關注最基層人民的需要。

〔後記〕交稿後,即從媒體得知,5月25日凌晨,富士康有第11名員工自殺身亡。我想不單是工廠本身,整個社會也要認真的思索,究竟問題出在哪裏,對症下藥,以防悲劇再三。

文:許漢榮 中學中文及通識科教師、藝團董事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5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