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政治學》,作者:阿里士多德,吳壽彭 譯,出版:北京商務印書館


先哲怎麼說政治?

文章日期:2010年6月23日

「政治一天也嫌太長」是最近幾星期常常聽到的說話。

政府就2012年兩個選舉的方案表決在即,其故事之峰迴路轉、迂迴曲折,實在令市民感到頭暈轉向,一時真假難辨。同樣是由普選聯、民主黨提出的「改良方案」,一星期前才遭到建制的否定,誰知一星期後已是另一故事;一星期前眼看方案通過無望,今天卻很可能高票通過,究竟當中是什麼葫蘆什麼藥,似乎也難以一時說清。

最近跟一位同事談民主黨是否出賣民主、出賣港人,原來真的很視乎觀點與角度。同事很堅持,民主黨已經背離民主、背離港人、認為他們不再堅持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

我卻感到疑惑。

民主黨這個「改良方案」真的不好嗎?明明白白是把區議會功能組別的民意基礎擴大了,比起政府的原方案、只由區議員互選的安排,是改良了很多,起碼,選民能親自票選,加上原有的功能組別選民,也好像更民主了。可是,同時間也不無擔心,擔心的是當功能組別選舉能冠以「變相普選」的標籤,當連民主派也能嘗到選舉的好處,會否令功能組別合理化?這也是我對「改良方案」感到疑惑的原因。

古希臘哲學家阿里士多德認為「一切社會團體的建立,其目的總是為了完成某些善業。」[註1]人類總是盼望美麗新世界的來臨,亦由於「人類生來就有合群的性情,所以能不期而共趨於政治的組合……如果不講禮法,違背正義,他就墮落為最惡劣的動物。」[註2]近月香港的政治浪潮激盪,真假是非一時難以分辨,似乎各有各道理,但同時每一步都可能是最恨錯難返的一步。

曾余辯論,余若薇的一句「寧願原地踏步,都不想行差踏錯」,她溫柔一語,卻有千斤之重。現時在我們面前的,究竟是平坦大道、抑或是海市蜃樓,真的難以說清。這幾個月的政改討論,讓香港人上了重要的政治一課。

政治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政治總是如此令人難以明白?回歸基本,閱讀政治,亞里士多德的《政治學》一書,系統地把古希臘的哲學智慧向讀者闡明,尤其是對於政治如何影響人類行為、以及人類行為如何導致政治出現有很詳細的申述,對於我們觀察政治,提供了很好的理論基礎。

政改表決在即,對香港究竟是福禍?會不會撤回方案,讓市民對新方案再加討論,更有利於政制發展?

[註1]及[註2]見《政治學》,卷(A)一。

文:許漢榮 中學中文及通識科教師、藝團董事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