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出版:天窗(2011年)


城邦作為出路

文章日期:2011年12月21日

自區議會選舉起,香港這兩年無可避免要成為政治都市。

我在剛過去的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中循教育界界別出選,故此本欄亦因選舉而暫停了一段時間。雖然最終未能選上,但卻令我省察究竟香港應怎樣面對未來?

在區議會選舉之後,由傳媒揭發起多宗懷疑有人在選舉種票的個案,廉政公署及警方也介入調查,亦有人因此被起訴;及後更揭發有前中央駐港官員,繞了一圈,最後參加選舉並當選為區議員,惹來社會臆測,北京正逐步有系統地介入本地政治,干預香港內政之圖日益明顯。

可是,與此同時,香港卻有些人有意無意為北京這種意圖說項,認為不應對任何「合資格」的市民參選施加限制,云云。此例一開,以現時北京的能力,要奪取香港的政治權力,可謂毫不費力,但所謂「一國兩制」還會不會存在下去,就成了很大的疑問了。

香港人似乎仍然對這樣的危機,欠了關注。就在陸豐烏坎村的村民奮起抗衡不公義之時,我們在香港,卻沒有努力捍衛我們日漸脆弱的政治權利,在所謂「融合」的氛圍下,我們只得放棄我們固有的優越、與內地的庸俗看齊。

這就是香港的未來嗎?可有出路嗎?陳雲的新作《香港城邦論》,可能會讓我們找到一個更好的出路。

作者在書中分析,香港自開埠以來,已建立了一套與別不同的規章制度,既與殖民地宗主國有所聯繫,同時又有自身的身分與價值。百多年來,香港在順服於英國的政權之時,卻在很多的範疇擁有自主,治權相對獨立。這種個性,是為「城邦」性格。

香港成為中國政權下的一個「城邦」,是香港維持「一國兩制」的出路。中共強大,但殘暴不仁,「反共復國,香港不具備這個實力,也不一定有這個責任;歸順中共,則香港必須面臨大陸化的痛苦衝擊,直至麻木不仁為止」[註一]。因此,我們必須認識,香港跟內地任何一個城市都不同,我們不用妄自菲薄,覺得自己不如人;更不用刻意與內地比較,因為我們本來就優越更多。

在今天人人都吹捧與內地融合之時,有幾多人會醒覺到,香港本身已完全具備自理的能力?香港發展的歷史比中共建政更長、也更文明,我們的歷史不是在1997年開始,而是在1842年開始,那時還沒有什麼「共產主義」。

重新認識香港的城邦個性,尋求自治,才算是「高度自治」,否則香港只有淪落下去,失去自我。

[註一]見《香港城邦論》,頁20。

文:許漢榮 中學中文及通識科教師、藝團董事

更多書評

賞「書」榜
《傷逝》  1380   663 
 442   301 
 363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