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舊時香港》,作者:劉紹銘,出版:牛津(2002)


那些年的日子

文章日期:2012年3月28日

一個講求民主選舉的地方,政府換屆,總會讓人民帶來希望、帶來一些的興奮,但這個情,在這一次特首選舉中卻看不到,香港人也感受不到。儘管梁振英在競選之初,曾讓人有一點希望的感覺,但愈臨近他當選的日子,這樣的感覺卻隨時間而流失。

在這段特首選舉的日子,我們聽得最多的四個字是「核心價值」,但怎樣演繹,卻由候選人各取所需,我們卻無從置喙。很多人看這一場特首選舉,不單看不到將來(或者看到不怎麼好的將來),更多的是懷念過去,即使那是殖民地的年代,政治封鎖高壓,但至少,當時的人仍然看到希望。

劉紹銘在《舊時香港》一書內有這樣的一個故事:「我第一件差事的『單位』,剛好與胡菊人兄相同:聖類斯中學。這是天主教慈幼會辦的學校,附設印刷所。初一唸完後,家貧無以為繼,學校長老見憐,收留在印刷所做童工。」在今天看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因為要「保護兒童」,所以不得招聘童工,但在作者身處的那個時代,這卻成了幫忙貧窮子弟之法。在作者看來,即使那是一個生活艱困的時代,也看到了階級的不公,但在作者看來,那也不一定是負面的,至少在他的筆下,那也是可堪回首的日子。

今天香港號稱國際大都會,人均收入位居世界前列,但同時仍然有大量的人生活艱困、仍然有階級的不公,但卻已沒有了一如舊時的機遇與出路。今天的香港,績效主義思維甚深,社會傾向相信學歷多於相信學養,故而碩士、博士課程成為了大學的生財之道,但社會是不是整體進步了呢?劉紹銘是著名作家,但他開始了創作,卻是在一份與一般人想像與作家二字扯不上的關係的工作上。作者在聖類斯中學的印刷所工作一年之後,由遠親介紹,到了的士公司去做電話接線生,他在凌晨到清早的時間當更,工作較為清閒,多了時間自修讀書,因而開始了「寫稿賣文的生涯」。那個時候,人們比較相信真材實學,以作者那時一個小伙子,卻得到了賞識,比起今天社會相信績效,那個時代的香港,是堪值嚮往的。

1997年以後,我們這個社會日益反智,當權者的嘴臉日益可憎,但我們卻又似乎無可奈何。我們不是、也不想時常只懷念從前的時光,但社會的氣氛讓人窒息,未來的不可知,對未來的無力感,令人們只好從懷念過去得到一點點慰藉。在我們懷念那些年的日子,我們可會有對將來的憧憬?新政府即將就任,但似乎我們仍未看到希望。

文:許漢榮 中學中文及通識科教師、藝團董事

更多書評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5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