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醫生札記》,作者:梓翔,出版:突破(2003)


醫者心

文章日期:2012年6月13日

近來社會的氣氛低迷,就好像沒有一天讓人感到歡慰。有一天在家執拾書架時,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一本久違了的小書《醫生札記》。這本在我中學年代(20多年前)曾一看再看的作品,作者梓翔也由一位年輕醫生,成為今天的資深醫生了。

對書中的病友故事,已經很熟悉,但每次重看,也很觸動。

那位患有血癌的搗蛋鬼想到自己的死亡、一位已經沒希望再救活的嬰兒、那位血友病的大男孩……等等,在梓翔的眼裏,不單是他的病人,他在他的醫生袍背後,也跟他們同憂同悲,沒有刻意矯情的筆觸,卻讓讀者感動。因為在梓翔的筆下,他們是活生生的人,是上天賦予他們生命,但梓翔也會問天,究竟為什麼要病友們,以及他們的親人承受痛楚?

這讓我想起李旺陽,想起他的家人,想起他的朋友。生病,還可說人力難以控制,但李旺陽的經歷卻是暴政造成。李旺陽20多年的冤獄,令他身體嚴重受創,殘軀一副,仍逃不過政權的暴虐。人死了,還是一種令人難以信服的「自殺」。他的妹妹哭得肝腸寸斷,冤屈未過,卻換來粗暴的毀屍滅,這是二次死亡。

這又讓我想起內地的計劃生育。一位母親,因為「非法」懷孕七月,要「依法」墮胎,那個被謀殺的小嬰孩,躺在母親的身旁,血也未乾。一個政權,這樣對待生命,不是暴政,還是什麼?

梓翔是醫生,他會因為生命的逝去,感到哀傷;內地處理李旺陽「自殺」、處理「計生」的,也是醫生,卻甘於扼殺生命,就在他們發現病人「自殺」、執行「計生」職務之時,內心可會感到傷痛?

究竟是誰之過?

文:許漢榮 教育工作者、藝團董事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