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會織草蜢的男孩》

《本班最後一個乖仔》

阿濃,原名朱溥生,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香港教育學院榮譽院士。阿濃熱心青少年教育工作,為教育工作服務長達39年,現已退休並移民加拿大,仍積極從事創作。


未織完的悲劇

文章日期:2011年2月1日

故事第一部分:違反感化 學生被判入獄

1984至1993年間,我在一間專門收容邊緣少年的中學任教。之後我寫了一本《新愛的教育》,記述這段日子我的教學生涯,裏面有許多或有趣或令人感傷的故事。

在這之前,我寫過一篇除角色名字之外百分一百真實的故事:《會織草蜢的男孩》。我給他一個假名:「陳天華」。他曾隨手摘路邊草葉,織了一隻神氣活現的草蜢給我。

會織草蜢的男生

我漸漸了解他的處境,母親外逃,父親在內地觸犯法律坐監,姊姊嫁人,天華與兩弟妹依靠打住家工的婆婆為生。

天華生性頑皮,結交不少問題少年,在外打架生事。被判進入男童院一年後,仍須接受感化兩年,其間進入我任教的學校。

暑假期間我約天華和另一個表現良好的學生到我大埔村居小住。到時他沒有出現。原來他被控高買,違反感化令,他自知難逃監禁,出庭前走來見我,說是被人嫁禍,但連外婆在內無人相信。我送了我寫的兩本書給他,一本寫上「潔身自愛」,一本寫的是「永遠不要放棄對自己的希望」。他的外婆告訴我審訊結果:「關進去了。」

我在故事中寫道:「天華,我真的十分十分掛念你,也十分十分不放心你如何去面對那嚴峻的「懲教」。到你出來的日子,已無法再來這間學校讀書,但是我到時一定會去尋你。」可惜我後來移了民,無法尋他。

《會織草蜢的男孩》做了一本短篇小說數人合集的書名,出了幾版後又收入我的個人短篇集《本班最後一個乖仔》中。我曾收過幾封關心天華命運的讀者來信。

故事第二部分:寫信相認 師生機場重逢

我沒去找他,他卻找到了我。有幾本書上有我的郵址,他來信跟我相認,說他常記老師對他的勉勵,我送他的兩本書已翻到破破爛爛,仍然珍藏。一次偶然的機會使他與母親重逢,現在住在一起。他現在有工作也有女朋友。暇時還會填詞,依詞譜半偷半作填了一首給我欣賞,其中一句還嵌了女友的名字。他知道我回港,硬要帶同女友來接機。那天他擁抱了我六、七次,說與我情同父子。

我準備在留港期間,聽他說別後的故事,作為織草蜢的男孩的快樂結尾。

故事第三部分:再被羈留 稱替男童頂罪

我約他見面他失了兩次約,我故意說忙拒絕見他。那天我在數碼港跟孫女玩,收到他的電話,他說已被羈留,原因是他同情一個16歲男童的遭遇。

女友已懷了他的孩子

他們在一間網吧流連時,警察在男童身上搜出25包K仔,他一時衝動,替沒有案底的男童頂了罪,說K仔是他的。他附帶告訴我:女友已懷了他的孩子。

我半信半疑,但氣得說不出話。你這個有一對善於編織的手的傢伙,不去織草蜢,究竟要為自己編織悲劇到幾時?

文:阿濃

圖:阿濃提供、資料圖片

明報讀書網阿濃「師生共賞」專欄:reading.mingpao.com/anong.htm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