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龍應台的香港筆記@沙灣徑25號》,作者:龍應台

龍應台曾到加拿大溫哥華,在卑詩大學為她的新書《大江大海1949》作新書發布演說,會後阿濃請她在新書上簽名,她客氣起立合影。

阿濃,原名朱溥生,著名兒童文學作家,香港教育學院榮譽院士。阿濃熱心青少年教育工作,為教育工作服務長達39年,現已退休並移民加拿大,仍積極從事創作。


熱心的客人,真誠的告白

文章日期:2011年6月7日

2004年,曾任台北市文化局長的龍應台應聘來港,擔任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訪問教授,其間發表多場演講和大量文章,獲得強烈的社會反應,對香港社會起了積極的正面影響。

龍應台自己說:「過去這四年來,我寫那麼多東西,我覺得都呈現兩方面,一方面一定是我很喜歡香港;第二一定是我有足夠多的香港人或讀者,讓我覺得他們願意聽我這些誠懇的說法,我才會繼續說……香港其實可以做得更好,它是一個會讓我心急的地方。」

《龍應台的香港筆記@沙灣徑25號》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她對香港文化問題的發言,包括最引起注意的《香港,你往哪裡去?》《誰的添馬艦》。第二部分是散文,以她在香港的生活感受為主,我最喜歡這部分。第三部分是讀者和聽眾給她的信,說明香港有一批有心又有水平的人很留心她說的一切,她沒有白說白寫。

中國老話: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入鮑魚(鹹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龍應台以一個客人身分,既是觸覺敏銳的作家,又是有實戰經驗的文化專家,來到這塊新地方,當然立即看到我們因久處而麻木的缺點和病患之處。加上她是一個熱心的留不住話的人,就把她的看法坦誠地說了出來。這是使我們既感動又感謝的。

不過作為一個客人,她又難免有一個缺點,就是她只能看到大的浮面的東西,而缺乏深層的包括許多生活細節的感受。我還嫌她住的「沙灣徑」,她看的牙醫都太高級了,因此她與絕大多數香港人所體會的難免有「隔」。雖然她也看到窄巷裏很瘦很老推很重東西的「垃圾婆」,也分析到香港對家庭主婦無償勞動的不公是造成老年婦女要掙扎在貧窮線下的原因。但這都難免浮光掠影,看到的止於印象。相信她如果在「民間」再住多一個四年,而不是在大學宿舍裏,她會寫得更深刻動人。

在第二部分的文章中,我特別記得其中一篇《香港老師問》。一位老師在聽過她的演講後問她關於「國民教育」的問題,這問題最近正困擾不少老師。龍應台用這篇文章作為回答。其中最能引起深思的是她對兒子說的:「華飛(孩子名),你要永遠認得那個時刻,當你的國家變質、不值得愛、不能愛又無力對抗的時候,馬上就走。托馬斯曼(註)和愛因斯坦都認得那個時刻。」

註:托馬斯曼:德國作家,因反對納粹而流亡。他曾說:「我在那裏,德國就在那裏。」

文:阿濃 圖:阿濃、資料圖片

明報讀書網阿濃「師生共賞」專欄:reading.mingpao.com/anong.htm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