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9月主題:瘋狂--思想的瘋劫

文章日期:2010年9月26日

【明報專訊】根據統計今次是我在本欄第三次提及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 1942-2008),但只有今次才是討論他的書。克萊頓是我最欣賞的作家之一,他近乎以一人之力創立科技驚慄(Technothriller)小說類別。今次閱讀的The Terminal Man,是他成名後的第二本著作,當年七十年代書評指不及前作《天外細菌》(The Andromeda Strain),為平庸之作。但對比他最後幾本甚為混亂的作品,這本我收貨有餘,雖然結局有點草率。台灣最近才推出漢譯版,書名《終端人》,當地宣傳說是蟄伏三十年的幻之名作。香港較幸運,九十年代已有漢譯版,譯為《電擊殺人狂》,不幸的是由已停業的博益出版。今次選書我是故意離題,克萊頓不是瘋狂的作者,他是一個冷靜、敏銳的小說家。本書也不是瘋狂的書,只是主角為一個瘋狂的人。

失常社會控制思想

最近新聞有兩單﹕第一單是九把刀小說被香港傳媒指為弒母案殺機。我今期看的書也充滿暴力,但我看完沒有一絲弒母的衝動。我想起米高摩亞的紀錄片,有評論員指科倫拜校園槍擊事件的主因是搖滾巨星Marilyn Manson、互聯網或暴力遊戲教壞細路。米高摩亞反指,槍擊事件主角行兇前去了打保齡球,似乎保齡球更會鼓吹暴力。

另一單新聞是Epilepsy公式中文名將由癲癇改為腦癇,以防歧視,因為「癲」字令人想起精神失常。(打岔一下﹕最近翻看某大醫院五十年代年報,發現當年官方文件會稱精神病房為白癡樓。)克萊頓此書主角是患有某種腦癇,以外科手術植入外置電腦醫治,就像安裝心臟起搏器那樣。但是人機溝通結果難料,病人變成暴力殺人狂。在看腦癇殺人狂的小說,我不停反問我是不是在歧視腦癇患者。小說主角殺人,是因為外置電腦思想控制失敗。想深一層,偏見何嘗不是一種思想控制?每當想到瘋狂,大家第一印象都是弱勢的神經病患者,但現實有更多現象更值得稱為瘋狂,例如上班族要用二十年薪水買一個豆腐潤單位居住、股票市場有八成資金是像賭場般投機賭博、有侵犯私隱前科的人去管保障私隱部門、立法會六十席有十四席是零票當選。沒有植入電腦、沒有精神失常,家教(如仍存在的話)、輿論和政府教育集體控制市民思想。面對瘋狂現實,被控制的思想會說﹕「係咁喇,好出奇呀?」

文 電 鋸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讀書版]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