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松本清張的社會控訴--《宧海沉冤》

12月主題:記憶裏第一本能感動我的書

文章日期:2010年12月19日

【明報專訊】在決定何謂感動我的書,我先思考何謂「感動」。我竟未清楚何謂感動,難道是現實的煎熬已令我對身邊的一切麻木?有時與妻子一起看戲,她哭到豬頭般,我卻看銀幕發呆,我懷疑我是缺乏同理心的冷血狂魔。但是感動等於流馬尿嗎?那麼警方用來驅散示威者的「合理暴力」胡椒噴霧,豈不更令人感動?

題目是記憶大考驗,因為記憶細胞盡用作記無聊事物,我難以回想「記憶裏第一本能感動我的書」。我決定不拘泥於「第一本」,腦中想到哪本就選它。另外,感動的定義,亦為我個人的定義,就是不等於僅僅煽情,哭完罵完算。而是該書在我心留下了記號,而且是會號召我去幹些事。根據這個定義,試想像最近有哪些事符合以上感動定義,令你有所行動的?加入顏冊支持群組或在微博叫囂不算。

探討社會黑暗之精彩

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大師松本清張(1909-1992)的小說,是由好朋友Kelly介紹的。我在圖書館借的是陳年舊版的《宧海沉冤》,由台灣志文出版社推出。江湖傳聞當年志文出版的小說為海盜偷譯版,大部分已經失傳,唯舊區圖書館仍有收藏。此書最近才由新雨推出正式授權漢譯版,用原本日文題名《中央流沙》。

這個故事,可以用三四句說完,就是「政府部門上司帶頭貪污,有意頂證的下屬離奇死亡,因為死人的口最密」。本作並非松本氏的知名作品,不少自稱的松本推理小說迷,對本作的評價很低,原因是推理成分少,殺人動機及兇嫌太過明顯,公義也沒有像其他松本氏的作品般被伸張。推理小說迷可以輕易舉出如「推理小說二十法則」之類的金科玉律把本作批得體無完膚。想看松本氏的推理傑作,可選《砂之器》或《點與線》,而不是《宧海沉冤》。看得通本作的人,都知本作的推理成分就像燒豬拼盤旁的海蜇,主菜是大力諷刺公務員的思維及其奇特的生態系統。主角是政府部門頭目的助理,他官僚非常、思想封閉、辦事怯懦,全球公務員都有這類人。對於體制內貪污甚至謀殺都只冷眼旁觀,套用網民愛用之字句,叫做「食花生等睇戲」。你能要求這些公僕怎樣維護小市民公眾利益、伸張正義?故事中的殺人事件,只在挑戰公務員作為一個人的同情心而已。要我歸類,本作並非推理小說,而是一部世情小說。無怪乎是在六十年代在野社會黨機關報《社會新報》連載,思想左傾的松本氏或是藉本作批評當時的執政自民黨政府。

本作在我心留下的印記,是以小說格式探討社會黑暗之精彩。而本作號召我去做的,除了不停追看日本社會派名家如松本清張、山崎豐子、水上勉的作品之外,也令本人依樣畫葫蘆,試寫探討香港社會黑霧的社會派推理小說。可惜本人不才,作品文筆差勁、情節鬆散,丟人現眼。

書名:《宧海沉冤》

作者:松本清張

翻譯:余傑超

出版:志文出版社

文 電鋸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讀書版]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