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The Art of Travel,作者﹕Alain De Botton,出版: Penguin


1月主題:旅行--返大陸旅行

The Art of Travel

文章日期:2011年1月30日

【明報專訊】香港人有一句很有趣的慣用語,叫「返大陸旅行」。我常常感到這句話很似是而非,既然是「返」,也就說我們本來屬於那裏,有回家之意。但稱得上旅行,目的地理應不是「家」,而是一片陌生的土壤。誠然,不少港人對大陸感陌生,就算自認對祖國有一定了解的人,當談論到某些事情的時候,還是會被批評為「不了解國情」……總而言之,「返大陸旅行」似乎意味「回家遊覽」,那種處境讓我感到既奇特,又尷尬。

有說,旅行和愛情其實是同一回事,在那個過程裏,我們都在追尋自己所缺乏的、所失落的。狄波頓以《包法利夫人》作者福樓拜的生平軼事,作了一個很好的例證。福樓拜畢生迷戀東土,不時在作品內表達對東方的嚮往與讚歎,「蔚藍的天空、熾熱的太陽、金黃的清真塔……東方……亞洲女人橄欖色的皮膚!」廿四歲那年,福樓拜終於得償所願,趁父親突然死掉,拿遺產馬上去了埃及一趟。

身分與旅行的關係

狄波頓認為,要了解一個人何以嚮往另一片土地,可以先了解他對自己祖國的看法。原來福樓拜自小已非常討厭法國,覺得在法生活非常沉悶。長大後他對國內的資產階級文化深惡痛絕,認為資產階級是種族主義者、假道學、勢利眼、浮誇兼自大。他對法國的厭惡非常「全面」,甚至寫道﹕「在法國看見太陽的機會,和在豬的屁股找到鑽石沒兩樣。」福樓拜始終不肯承認自己是法國人,並建議一個人的國籍不應據其出生地或家族根源而定,而是依其嚮往的國度而定。

身分與旅行的關係——書讀至此,我心頭為之一震,想到只有殖民地居民與移民才會擁有「回祖國旅行」的奇特經驗,一時百感交集,不知道該喜還是悲。前陣子洋友遊中國回英,問我為何中國人喝那麼多茶,卻仍然時常打瞌睡,我一時間不懂回答,並開始感到自己有點「面目模糊」。人在外地,我努力回想殘留在腦海裏「返大陸旅行」的片段,發現原來都不太享受﹕在上海機場被出租車司機呼喝,在北京街頭被騙子騙我包車去長城遊覽……可我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回去」,甚至希望將來可以帶同自己的下一代去逛逛。如果說,旅行是要尋找生活中的所缺乏的、所失落的,「返大陸旅行」於我而言,大概就是要尋根吧。

四顆書釘讀書會

四顆書釘是一個無國界讀書會,目前成員包括香港的電鋸與吳穎芝、台灣的房慧真(阿運),和身處英國的李翠瑤。四人每月同一主題努力讀書,以閱讀報告會友,談讀書樂趣。歡迎讀者登入facebook,加入「四顆書釘」小組交流討論。

文 李翠瑤

編輯 蔡曉彤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讀書版]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