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紅妝淚盡言慧珠》,作者:言清卿、余之,出版:明報出版社,定價:$78[網上購書八折優惠]


一睹「言慧珠的漠視」

讀《紅妝淚盡言慧珠》

文章日期:2010年5月2日

倘若說,人是獨立的個體,那麼,人有個性,便是很自然的事。可是,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慣聽的卻是: 「瞧你這副性子,幾乎以為你是藝術家了!」似乎,只有藝術家,才配有個性。

個性的相反,是共性。我們看到,香港便是處於共性時代。讀書,必以英文學校優先;選科,理科壓倒文科;人生,以享受掛帥……

這是經濟的共性,還有就是政治的共性。《紅妝淚盡言慧珠》(明報出版社出版)說的是,一位名噪一時的京劇藝術家,如何在一個共性的政治時代裏滅頂。在那麼一個時代,力守個性到最後一刻的,言慧珠是其中一個。

這位京劇皇后,個性彰顯。書裏一個對頁,有三幀照片,都是言慧珠與梅蘭芳的女兒梅葆玥合照的,到後者都穿上了中山裝了,言慧珠還是一身堂而皇之的西服,我行我素的一臉淺笑。也許,旁人見著了都會嘀咕: 「這是甚麼時候了?」這些人,或懷有善意,或帶有惡意。這情況,在言慧珠的身邊應是常有出現的,因為她是那樣的「不識時務」,起碼與小她一歲、也曾當紅於舊上海的張愛玲不遑多讓。

論者以為,張愛玲、徐訏的出現,應當認為是中國「海派文學」的大事,就因為他們使該派的品位提高到使人無法漠視的程度。「海派」,特別是張愛玲與徐訏,使舊文學徹底轉移至新文學的同時,也使作品昇華到雅俗共賞、中西結合的層面。徐訏當時跟言慧珠交往不少,言慧珠一些舞台作品也跟徐,張的不謀而合。這是可以理解的,同處一種氛圍,同具「鬼才」,自然便會互相呼應。

要不為人漠視,自己便得有某種漠視。奉迎,跟風,共性,哪可以高屋建瓴?只有自己漠視了權貴,才可以站得起來,不會跟人家混在一塊,血肉不分。

從這個角度讀這本書,一般的,甚至對京劇沒有認識的讀者都會得到共鳴。因為,人性的最裏頭,那個隱蔽處,總有著自己的王國,分別只在於,領地有多大和獨立的程度如何。本書由言慧珠的獨子言清卿親撰,出於積澱數十載後對亡母深切的追思,內容幾乎是巨細無遺,既讓讀者鮮明地接觸到時代的脈搏,也有著親睹言慧珠力拒洪流種種行為的驚心動魄,從而反思生命的價值。

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初稿。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