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清朝皇帝雍正手握大權,卻要為自己鳴冤,反駁書生的指控,在歷史上實屬罕見。圖為雍正畫像。(資料圖片)


專制帝皇 也要鳴冤

文章日期:2010年1月6日

【明報專訊】我想說一個皇帝鳴冤的故事,這位皇帝是滿清皇朝胤禛皇帝(雍正)。一位掌握絕對權力的皇帝,竟然有冤情,需要自白,在歷史上實屬罕見。

公元1728年,即雍正六年,湖南的窮酸秀才曾靜,窮極無聊,忽生奇想,竟然寫了一信給四川陝甘的總督岳鍾琪,列出三大理由策動岳鍾琪謀反:

第一,胤禛是個暴君;

第二,滿清人統治中國是非正統、是不合法的,要興漢滅滿;

第三,就是要拯救黎民百姓。

窮酸秀才 列雍正十罪策反

他提到胤禛是個暴君,並列舉出胤禛十宗罪,包括「謀父、逼母、弒兄、屠弟、貪財、好殺、酗酒、淫色、懷疑誅忠、好諛任佞」。曾靜指控胤禛的這十宗罪,謀父逼母,說他害死父親,逼使母親自殺;弒兄屠弟,就是說皇儲權位爭奪戰時對兄弟的殘暴不仁;貪財好殺,酗酒淫色,這是許多為王者的通病;懷疑誅忠當然是指隆科多和年羹堯被雍正誅殺;好諛任佞,所有皇帝都是這樣,好諛就是說喜歡聽阿諛奉承的話,任佞就是任用奸佞小人。事實上這十宗罪很多都是穿鑿附會,道聽塗說,不盡不實,加上個人主觀的判斷,用讀書人儒家傳統的價值觀來批判胤禛。

皇帝「驚訝墮淚」 親自辯護勸降

胤禛得知此事,看過上奏後,他說了一句話:「朕覽逆書,驚訝墮淚。」

看到這些叛逆之書,驚訝墮淚,看得流下淚來,為什麼會流眼淚呢?他說竟然有人這樣批判自己,竟然有人這樣冤枉自己,所以他必須鳴冤。曾靜這個窮酸秀才,居然煽動岳鍾琪謀反,用現代中國的說法就是煽動叛亂,顛覆國家,現今一些極權國家對付煽動叛亂,顛覆國家的知識分子,很簡單,就是羅織罪名,抓他去坐牢。在滿清時代,專制帝王擁有絕對權力,要對付曾靜那種讀書人,更加簡單。以往皇帝的做法,一定是以謀反論罪,接滅族。但胤禛說不行,他要以「出奇料理」的方式對待曾靜這案子,怎樣奇法呢?

第一奇,就是皇帝被誹謗,竟然要自白辯誣,要跟曾靜辯論,就曾靜指控的十宗罪逐一辯護。

第二奇,就是赦免這個煽動叛亂、顛覆國家的重犯,不過就抓一個死人來滅門。這個死人就是半個世紀以前的呂留良先生。呂留良著書立說,說的都是興漢排滿,胤禛認為曾靜受到其思想毒害,所以罪不在曾靜,罪在這個已故的呂留良,這是第二奇。

第三奇,就是改造曾靜這重犯,要思想改造他,令他重新做人,脫胎換骨。後來曾靜果然寫了《歸仁說》一書,歌頌胤禛是個聖明之君,認為滿清人統治中國,是合法及正統的,前倨後恭,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中國歷代許多知識分子,當他們依附權勢或者在權勢之下,不得不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到了今天仍有許多例子。

第四奇,這可謂妙絕,胤禛把曾靜的口供、其自白,加上曾靜後來的《歸仁說》,合併成《大義覺迷錄》一書。這是一部奇書,它是皇帝的檔案,胤禛要把這一部檔案公諸於世,因為胤禛認為,「朕之心可以對上天,可以對皇考,可以共白於天下之億萬臣民」。即是說我的心正大光明,所以不必忌諱,他說我有這十宗罪,我全部刊登出來加上自白,讓天下臣民共鑑。

口供自白輯錄成書 被乾隆燒

這種「出奇料理」於歷史上實罕見,但到了他的兒子弘曆(乾隆)就把《大義覺迷錄》燒。弘曆的想法跟父親截然不同,他父親佯裝開明,要大家看到,讓他們知道我沒有罪,讓大家自行判斷,多開明;弘曆則不同,認為不能這樣做,否則天下臣民只顧看他的十宗罪,而不看十宗罪的解釋,那可麻煩,有損皇室的威嚴。雖然胤禛放過了曾靜,並改造了他,但到了弘曆,曾靜就要凌遲處死。

胤禛這種做法真的很特殊,也很有啟發性,試想像一個擁有絕對權力的皇帝,如此介意別人的批評,既然介意,那就殺了他吧。但他又不這樣做,要解釋辯白,但弘曆認為父親的做法很不對,於是採用了跟父親相反的做法。

公元1735年,胤禛皇帝駕崩,終年58歲,在位只有13年。他生前曾經對自己有很高的評價,他說雖不敢媲美遠古的聖君,但跟漢唐以後的君主比較卻毫不遜色。而事實也證明,他的改革真的很有成效,他只用了13年,已經完全解決國家的財政問題,留下足夠的資源給他的兒子弘曆一展拳腳,開創中國封建時代最後一個盛世,你說胤禛是個好皇帝還是壞皇帝呢?

文:黃毓民

■作者簡介

黃毓民,香港立法會議員,著名時事政治評論員、政黨社會民主連線創黨主席。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6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