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食物越多越飢餓》(Hungry City),卡羅琳.斯蒂爾(Carolyn Steel)著,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普魯斯特之墓

歌手庇亞芙之墓

詩人阿波里奈爾之墓

王爾德之墓。不知你可記得《我愛巴黎》的電影片段?今天墓上印滿了女粉絲的口紅唇印。

詩人艾呂雅之墓


愈富饒,愈貧乏?

文章日期:2010年4月11日

【明報專訊】讀到《星期日生活》書介提起卡羅琳.斯蒂爾(Carolyn Steel)的《飢餓的城市》(Hungry City),

想找來看看,只有一所大學圖書館有,可卻又借出了。

找中譯本,旺角常去的幾家書店問起都說沒有。在書店找書,發覺真不容易。

宣傳較多,大家都聽過的,就那麼幾本流行的書,

每所書店也就來來去去都放那幾本。

這城市的口味真那麼單調嗎?

愈富足愈飢餓?

稍稍專門深入一點的書,入貨就不多,到處都不見影蹤。一兩年前的好書已找不到了,更不用說早幾年的書。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

偶然,看見在一兩所樓上書店架上有《現在詩》的「妖怪純情詩」專輯,居然有點感動!對於書店願意花心思進一些不同範圍的書、願意搜羅思想性的好書或詩集,我們作為讀者,難得遇到,心存感激了!

謝謝你,朋友,終於幫我在另一所小書店找到中譯本﹕《食物越多越飢餓》(劉小敏、趙永剛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裏面說的問題很有意思。我也覺得很切身呢!

剛過清明節復活節,書本則從聖誕節的晚餐說起。其實是從英國電視兩個有關聖誕晚餐的節目說起﹕一個是誇張節日珍饈百味美食佳餚的宣傳,另一個是家禽飼養和食物製作可怕實的紀錄。這些對於我們都不陌生,在香港最常看到的當然都是前者而不是後者了。

這本書有意思,是因為它談的是食物如何左右了我們今天的生活。從城市的發展以及如何為城市提供食物的歷史說起,這書其實檢視了當前的現象﹕當大家好像在廉價享用從世界各地快速運來的食物當兒,其實也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以化學肥料代替有機種植,破壞了土壤和食物鏈的運行;動物被注射大量荷爾蒙和抗生素,又以絞肉後同類剩餘殘骸來餵養;採伐森林令水土流失、水分損耗,引起中毒及污染。而在食物製作、推銷和運輸的過程中,蔬果的品種變得單一、原來的美味消失而不復得,基因改造帶來種種異變、更不用說強制蔬果禽獸加速成長、為保存而用防腐劑、冷藏,若再加上監管不善,造成種種食物安全問題。

作者作了不少歷史和現的研究,結論並不樂觀。古今比較不見更好的進展,作者甚至說﹕「我們對狂飲暴食的依賴,對冷凍食物的依賴,對食品運輸「及時送達」的依賴,與古羅馬人對侵略、遠洋貿易和奴隸的依賴如出一轍。」我們的食品系統也不比古羅馬人的更安全、更合乎倫理或更具可持續性。同樣是把古代食物供應系統擴張到了極致,產生了種種問題。

作者似乎苦口婆心,希望讀者對目前消費進食的普遍模式,停下來想一想。

超級市場的文化

作者引述卡西奧多拉斯(Cassiodorus)的話說﹕「誰控制了食品供應的運輸,誰就控制了城市的生命線,掐住了它的喉嚨!」養活城市是一筆巨大的生意。這已經不是我們從有機農場直接買菜這麼簡單了。食物價格裏佔最多的成本,不是原來的食物,而是包裝、運輸、廣告宣傳,這些本應是附加的東西才佔了最大部分。作者說在英國,全國食物有百分之八十由超市供應。(香港的情又如何呢?)作者說得好﹕超級市場所持的「是一種生意特權而不是政治責任。超市不會為養活我們負責﹕如果我們付不起錢,它就不顧我們的死活。」

問題是﹕有時付了錢,它也不顧我們的死活呢!

我們當然可以想到最近有關超市出售燒烤炭的爭論。背後一個更大的論題恐怕是﹕做生意有沒有社會責任呢?

讀到說超級市場和食物供應的壟斷,造或品種匱乏、食物單一、質素下降這種劣幣驅逐良幣的風氣,又不禁想起我辛苦尋找這書的過程、 又不禁想起我們的書市來。雖說可以從網上購書、有較多獨立出版社了(當然亦不一定是品質保證),為什麼我們逛大的書店,總是有走進超級市場的感覺?貨品熟口熟面、無甚驚喜,找不到更多感性和知性的創意?

而我們的書展、以熱鬧為主的文學活動、以書商為主導的好書名單、有利益關係的書介、有獎金而不公布評論過程的文學獎,到底是附和還是抗衡這種超級市場的文化呢?

好政府、 壞政府

本書中譯名為《食物越多越飢餓》,搶眼之餘也的確標出了書中提出的問題﹕我們的社會看來這麼富裕,食物五花百門,為什我們食物的品種和質素竟又這麼貧匱?

把這個問題推廣下去,也可以問﹕為什麼書出這麼多,書的質素卻下降了?為什麼文化活動這麼多,文化質素卻搞不上去?

書中提到十三世紀意大利錫耶納會議室牆上兩張安布羅喬.洛倫澤的壁畫﹕左邊的是「好政府對城市和鄉村的作用」,繪畫農民耕作、獵人打獵,農民進城在市集賣出他們的產品;而在右邊的是「壞政府的寓言及作用」,畫中戰火連綿,致令田園荒蕪、家園破碎、人民你爭我奪。

古今準則不盡相同,但安居樂業,生活有保障,仍是基本要求。衣食住行,大概是最根本的東西。

我們照書名提出的說法,也可想想﹕為什麼地產商建的房子愈多愈高大,我們居住的空間卻愈少空氣愈來愈不好?

執筆的時候清明節剛過去,談清明的食物不如談復活節自助餐那麼有商機。對前人先輩的懷念的感情似也日見消淡了。剛好之前在新聞報道見到墳地的稀罕昂貴,甚至有不法經營及黑社會壟斷的傳聞,又有墳場遭破壞的奇怪作為。而政府方面則只見鼓勵更多市民出海散發骨灰的說法,我幾乎以為自己在讀魔幻寫實小說。新聞現實似比所謂寓言小說更有創意了。

說了太多泄氣的話了。換個話題吧。想起年前夏天在巴黎講學,與女兒在兩個墳場裏也曾渡過「愉快」的兩天﹕去追認前人各有特色的不同生命,去用一片葉子、一顆石子、一句話向前人致意。看到一個金錢不是一切的社會,容許不同的價值標準存在,尊重不同的生者和死者,可以有他們各自的空間。心嚮往之,世上還是有這樣的地方的。

這個復活節和清明節,想起了這些,找出幾張照片,與你分享吧!

文 也斯

編輯 陳嘉文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5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