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書名:Tuesdays with Morrie《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作者:Mitch Albom、出版:Random House、年份:1997

《相約星期二》舞台劇改編自暢銷書Tuesdays with Morrie,古天農說King Sir(鍾景輝,左)的念白令人落淚。(古天農提供)


《相約星期二》的劇場主義

文章日期:2010年3月24日

【明報專訊】現時通識科的六個單元中有「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一項,戲劇《相約星期二》的內容,講的就是個人成長,只不過主角以為自己成長了,後來才發現自己根本未曾真正的成長過。

相信不少同學已看過全球暢銷書《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Tuesdays with Morrie),故事講述作者Mitch Albom於1976年在布蘭迪斯大學就讀時遇上他最喜愛的老師Morrie Schwartz。在大學讀書時,Mitch與Morrie非常要好,更承諾畢業之後會跟Morrie保持聯繫。遺憾的是,這個承諾並沒有兌現。畢業16年後,Mitch對於自己的人生感到有點迷失。他曾經夢想成為音樂家,但自從他最喜歡的舅舅Mike死於癌症後,便放棄了夢想,成了一名體育記者。一晚,Mitch在家看電視時赫然在一個名為《夜線》的電視節目上見到Morrie受訪,而Morrie更身患重病。這事令Mitch回憶起他跟老教授亦師亦友之情,於是他主動聯絡及探望Morrie。其後,Mitch每個星期二都去探望Morrie,聆聽有關「生命意義」的課。每次Mitch都會帶一些Morrie喜歡的食物,可惜他不知道Morrie已無法進食固態食物。透過十四堂星期二的課,Mitch重新認識自己、學習接受年老及死亡。

強調想像空間 兩角帶動全劇

要把《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這本七萬多字的小說,改編成《相約星期二》舞台劇劇本,刪減是必然的,問題只是刪減多少,及刪減什麼。當我執導《相約星期二》時,原著作者更參與了改編的工作,他們很大膽的只用了兩個角色Mitch及Morrie去貫穿整個演出,而表現形式更是十分「劇場主義」(即不追求寫實),令到整個演出觀賞性大大提高。

所謂「劇場主義」並不是一些很深奧的東西,大家不要被這名詞嚇怕了,這其實是導演在劇場處理上的一種手法。簡單來說就是強調劇場的想像空間。我們看電影會知道電影的拍法是什麼也要很逼真,但舞台則有更廣闊的想像空間。就拿默劇來說,演員用動作令你覺得很大浪,但觀眾不會見到真的浪潮,這便是想像。所以《相約星期二》的主角彈琴時觀眾見不到真的鋼琴,他一個轉身,燈光一轉,他已由大學校園去到課室了。

戲劇利用「人物」通過「事件」帶動「情節」,將故事呈現舞台。《相約星期二》的原著小說,最主要的事件就是Mitch主動聯絡多年不見的老教授Morrie,並在Morrie最後的日子裏,聆聽他對人生的看法。戲劇《相約星期二》的故事就是圍繞這件事發生。

劇本先以較小篇幅交代Morrie及Mitch在大學時的交情,以及16年後,Mitch無意中在電視節目裏發現Morrie患病瀕死的消息,於是決定去探望他。之後,全劇便集中敘述Mitch定期於星期二探訪Morrie,直至他離世為止。在原著小說中,Morrie跟Mitch談及的話題很多,劇本由於篇幅有限,只選取了部分成為戲劇情節。

「享受人生」詰問 反思營役處境

戲劇中的事件,是由人物通過「行動」而產生的。Mitch的行動,是他被世俗所吞噬、感到無奈、不安之際,期望通過探望老教授,讓他找到心靈上一點慰藉。因此,劇中Mitch第一次探望Morrie後,自以為責任已完成之時,一句最觸動Mitch的問題:「你享受自己的人生嗎?」令他再次探望Morrie。Morrie表面上是一個被動的角色,但實際上,他看到Mitch的問題,說了一句:「死亡固然是一件令人哀傷的事,但活得不開心又是另一回事。」他的行動就是要Mitch面對自己的問題,希望通過分享對人生的看法,令Mitch反思自己營營役役的處境。由此可見,編劇根據兩名主要人物的「行動」,選取小說中的情節,作為改編的素材。

經過編劇的精心裁剪,將小說中最精妙的部分都濃縮在舞台上。記得《相約星期二》圍讀的時候,King Sir(鍾景輝)感人的念白已經令很多人淚眼漣漣,我不敢說舞台的劇本比小說好,但至少那把無懼死亡的聲音至今仍縈繞腦海,久久不散。

作者簡介

古天農,中英劇團藝術總監,先後執導多齣劇作,近作包括《五四新青年》、《冰鮮校園》、《相約星期二》等,現為香港藝發局藝術推廣委員會主席、康文署及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顧問委員等。

文、圖:古天農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5 
 376   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