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論攝影》,作者: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出版:上海譯文


按快門的意義——《論攝影》

文章日期:2010年8月9日

書展過後,香港文化氣息沒有增添多少,留在人們心中的反而是主辦當局與模鬥法的躁動。那些少女的清涼照片其實沒大不了,反正報紙C疊(編按:娛樂版)日日入屋,那些模的事業線比襲警應否判監的界線似乎還要清晰明確。

有模的地方就有龍友,有龍友的地方就有相機。二者共榮共辱而且共生。攝影於今時今日,簡單輕鬆得不過是按一下快門的事。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數十年前出版的《論攝影》思考一連串關於攝影本身的美學與道德問題,證諸今天,文章全不過時。攝影技術自發明以來容或有長足發展,然而照片的載體不論是銀鹽底片還是感光耦合元件(簡稱CCD),人們攝影的態度至今都大同小異。

如Sontag所說,相機是作為捕食者的武器來出售的,「攝影游獵」正在取代「槍支游獵」。無論是模的身軀,還是「牛下」(牛頭角下)還未遷出的村民,都不過是這種意義下鏡頭下的獵物。作者這種觀察不過是菲林時代的觀感,如果Sontag有幸(或不幸)得睹今天數碼時代攝影由普及而氾濫的「盛況」,得見手機、DC、數碼單鏡機大行其道,人類進行每種活動都得拿出相機記錄的不安,彷彿無相為證的生活不算是生活似的模樣,相信《論攝影》還得為此添上一章。

如果說相機是槍支的代替,那麼今天的大街小巷、地鐵巴士無疑是個人人武裝的戰場。每個人都不可避免地成為被攝者,而同時也是一個拍攝者。當被拍與拍人都是如此容易的時代,思考攝影這回事就比Sontag書就《論攝影》的時代更加迫切。

詩人黃燦然重譯《論攝影》,最近由上海譯文出版社以精裝硬皮本重新出版。或者對盛事之都香港、時刻都有盛事需要記錄而又從不能銘刻在人們心中的城市而言,一本思考攝影的著作,不過是一個瑣碎而又不起眼的註腳。

文:蘇達之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3 
 365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