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極權的誘惑》,作者:許知遠,出版:八旗文化/台北


國富兵強,其餘大可不問?

《極權的誘惑》

文章日期:2011年1月10日

近年來大國崛起的論調高唱入雲,天朝(內地人對中共政府的戲稱,多苦澀)日益強大的影響力震驚西方世界。人民勞動的成果令內地經濟長足發展,天朝袋裏有錢,軍事力量亦日益強大。內地公共知識分子許知遠卻表達他的憂慮:當形勢一片大好之時,內地關上對外學習的大門,「以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態示人」,這種成功,還有多久日子?

中國強大是自我欺騙

《極權的誘惑》不是另一本揭示內地黑暗面的農民調查,反而近似一個孤獨的人站在庭院大聲疾呼,質問我們在哪兒慶祝什麼太平盛世的一聲吶喊。書中用冷靜而不漠然的語句淡淡點出應該如何認識看上去已經很強大的中國——這其中充滿了幻象和自我欺騙。

書中十篇長文,內容觸及中國形象的變化、審查制度、社會心理與一些反抗者的故事。他描述當下理應是社會良心的知識分子,「他們仰慕並畏懼強者,對弱者缺乏同情,他們過分靈活,什麼都相信」。雖云春秋責備賢者,事實上內地從上而下都透這種特質,偶爾有義人敢言向不公宣戰,群眾卻慣性沉默,於是這些勇敢的人孤軍作戰,最後或被搜捕或被流放,而社會,卻依然不公。虛與委蛇的人民從來是極權政府的最愛。只要你扮服從,他們就可繼續扮統治;只要你放棄對不義的挑戰,他們就許你豐盛的物質生活——這難道不是過去二十年天朝的寫照嗎?

今天國人甚至部分港人都覺得,國家富強其餘大可不問;甚至西方社會都認為中國只要繼續帶領全球經濟,其餘亦大可不問。然而我必須引用匈牙利作家米克洛斯的話指出:監獄的鐵欄杆雖然套上天鵝絨,但它仍然是監獄。

作者在書中提到,劉曉波因《零八憲章》被捕,他的反應是:「……劉曉波被監押,事態的發展似乎仍可被接受,這不是中國政府與異議者之間的一貫遊戲策略嗎。因為常年生活在扭曲的系統中,你對於任何公然的無恥都習以為常。」中共是極權體制,蔑視所有人的尊嚴,許知遠其後體會自身對這種公然無恥的冷漠,覺悟不僅要用成功與否來理解這政權,還要用道德判斷——我希望我們與內地交手時都不會只想到自由行、GDP、高鐵和人民幣。

政府先詐力而後仁義,天下之士拑口不言,此之謂雍蔽傷國也。

文:蘇達之

賞「書」榜
《傷逝》  1432   697 
 443   302 
 365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