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詳情
明報讀書網


從心高氣傲到自慚形穢--我看《笑傲江湖》

文章日期:2011年5月10日

自少就讀金庸小說了,不僅讀金庸小說,也讀名家讀金庸小說的心得。倪匡的《我看金庸小說》,以至其後的再看、三看、四看,都讀得津津有味,恨不得能與一眾金迷把酒分享心得,點評月旦書中人物。難得有機會今次就談談我最愛的一本金庸小說《笑傲江湖》中,一點點關於林平之與令狐沖的看法。

我最喜愛的小說是《笑傲江湖》,最喜愛的小說人物是令狐沖。《笑傲江湖》是第一套,也是唯一一套讓我讀了流淚的小說。還記得中二那年第一次看《笑傲江湖》,讀到令狐沖在洛陽金刀王家時既受師父猜疑復又內力全失,身負盜去辟邪劍譜的罪名而受王氏兄弟欺侮,竟然有感同身受的悲苦,眼淚就自然地流下來(那時我還是個故意讓自己孤獨的少年)。對心高氣傲的人來說,至愛至親冤枉自己背離自己是最為難受的,至於其他人誤解自己,無所謂。所以,令狐沖讓王氏兄弟拿走笑傲江湖曲譜,不作辯解;所以,令狐沖不讓王元霸替他接上關節,他說得好:我令狐沖不是木頭人,我的手臂你們愛折便折,愛接便接!

令狐沖傲而不驕,不拘小節而有大丈夫氣概,深得我心,是上上人物。

林平之心高氣傲,也有俠氣,可惜他不像令狐沖,最後成了悲劇人物。無論在福州府為岳靈珊抱打不平,還是在黃河舟中向拿毒酒的藍鳳凰高叫:「給我喝!」都表現了他和令狐沖性格上相同的特質:倔強。後來二人各走極端,一人由始至終行事無愧於心,另一人自殘身體練成家傳武功,報得大仇卻又親手殺妻,令人感慨。記得故事後段,林平之大仇得報,雙目卻為毒水弄瞎。令狐沖拿了傷藥,岳靈珊替林平之敷上。作者卻有以下的描寫:林平之不領他的情,大叫:「不要!要他賣什麼好?姓林的是死是活,跟他有什麼相干?」令狐沖一怔,心想:「我幾時得罪你了?為什麼你這般恨我?」

因妒成恨 林平之欲令狐死

為何練成了辟邪劍法之後的林平之會恨令狐沖入骨?使得後來竟欲置令狐沖於死而後快?令狐沖光明磊落,決沒有做對不起林平之的事。林平之沒有一統江湖的野心,也不怕令狐沖成其心腹之患。兩人之間並沒有非置對方於死地不可的深仇大恨。我以為,林平之對令狐沖的恨只為一個字:妒。

林平之對令狐沖的第一印象本來不壞,他在衡陽城茶館內聽華山派眾人說大師哥踢了青城四秀下樓,令他心懷大暢。對這個華山派大師哥突然生好感。雖然林平之生性拘謹,對令狐沖的率性而為不以為然:定逸到茶館找令狐沖晦氣,林平之心想,此人也真多事,不知怎地,卻又得罪這老尼姑了。或者有人以為,把林平之和令狐沖相提並論,似乎抬舉了他。但我認為若沒有作者(或者命運的)播弄,林和令狐二人會否成為肝膽相照的師兄弟?無可否認,林平之性格上有其黑暗面:胸有城府能隱忍不發,「儼然小君子劍的模樣」。這個,或者就是厚黑學裏說的厚。黑者,對別人忍心;厚者,對自己忍心。自宮練劍,正是對自己忍心的極致。自古以來,宮刑是最具侮辱性的刑罰。能夠下手自宮者,即或不是心有山川之險,卻稱得上胸有城府之深了。但別要忘記的是,在長沙分局,武功一無是處的少爺林平之原有機會「一劍一個,猶如探囊取物一般」把兩個青城派弟子殺了。可是他想:「日後練成了家傳武功,再來誅滅青城派,方是大丈夫所為。」這事又表現出林平之的自我期許並不如想像中低下,相反,他是一個孝子,頗有俠氣,原堪造就。可惜,辟邪劍法毀了他,使他成為不男不女的閹人。

或者,能夠活得像令狐沖那般有骨氣,能忠於自己,是林平之心裏也不願承認的願望。令狐沖後來竟成為了林平之的一面鏡子,林平之想做而做不到的,令狐沖都做到了。因此他由妒而生恨。令狐沖的器量使他不曾妒嫉別人,所以他不會明白為什麼林平之會如此恨他。想深一層,林平之的傲和令狐沖的傲大有分別。林平之的傲或者來自對自身尊嚴的重視。令狐沖則是來自我本自由的傲氣,你看他無可無不可的,他卻有所不為。你以為他介意別人見到他哭得雙目紅腫,他卻想:「大丈夫要哭便哭,要笑便笑,令狐沖苦戀岳靈珊,天下知聞。她棄我有若敝履,我若不傷心,反倒是矯情造作了。」這個或許就是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實踐。

林平之傲而量小,忌恨刻毒以至累己害人,是中下人物。

愛屋及烏 愛令狐及盈盈

令狐沖苦戀岳靈珊,林平之並不高興。如果是第一流人物,自然不介意。相比之下,盈盈絕對是一流人物。即使知道令狐沖迷戀岳靈珊,她對岳卻沒有心存怨懟,反而屢次幫助岳靈珊。或者這是有所求的「好朋友戰術」(留在目標身邊假裝好友伺機獻殷勤之謂),但從她身上卻找到對愛情的奉獻(我很多女性朋友都說,任盈盈的反應並不真實,一個女人不可能不嫉妒)。這使我想起雙城記中主角代替情人的情人上斷頭台的偉大。作者在後記中說或者令狐沖在儀琳片面的愛情裏才能找到自由,我卻認為令狐沖若不和盈盈一起,將既受相思之苦也受良心責備。愛情本來就是不自由的:思念並不受控,渴望擁抱卻難以壓抑。認真的愛情總是身不由己......

「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終身和一隻大馬猴鎖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說嫣然一笑,嬌柔無限。

文:蘇達之

[更多書評]

賞「書」榜
《傷逝》  1380   663 
 442   300 
 363   146